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进击的明军(6)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陛下,万县县城,今日可破了.”临时搭起的一座高台之上,秦风端坐于上,正在观望着这场大攻城大战,陆丰立于一侧,笑道:”陛下如果手痒,末将愿意陪陛下一起去练练手.”

    本来一边低眉顺眼的乐公公立刻抬起头来,怒目瞪视着陆丰:”陆将军,这年纯凤是什么身份,还用得着陛下亲自出手?要是马越在此还差不多,你要是手痒,我陪你走一遭.”

    陆丰干咳了几声,转头又看向战场,他可不是手痒了吗?自大战开始,他还真没有捞着什么仗打,刚刚摆开架式要与年纯凤干一架吧,这家伙却是属老属的,一看事不对,扭头就跑回了万县县城,然后这一仗,便变成了明军进攻,秦军防守,再也没有了矿工营的用武之地.眼看着其它战营大展雄风,杀得痛快淋漓,而被称为大明第一战营的矿工营,却只能在一边干看着.

    “这一仗,看来新一营又要夺首功了.”陆丰握了握拳头,对面新一营的悍将雷暴已经站上了城头.

    “陆将军,这一点,我倒是与你有同感,杨致将军调教的新一营,其战斗力已经不下于我们大明老营了呢!”乐公公笑吟吟的连连点头,杨致与皇帝皇后的关系都非同寻常,更重要的是,杨致还是王子的干爹,乐公公看他与看别的将军,自然又有所不同.

    “十两银子,打赌!”唰的一声,秦风从怀里抽出了一张十两银子的票子,在两人面前晃了晃.

    乐公公一见这银票便苦了脸,这不是他的么?那天与陛下打赌输给了陛下,现在陛下就拿这十两银来当本金了.

    “陛下不会是要押杨将军赢吧,那这盘口奴才我可不接!”乐公公头摇得像拨浪鼓.

    “我也不接!”陆丰瞄了一眼对面,雷暴已经在城墙之上扎稳了脚跟,而杨致也正在向着城墙一路奔去,等到杨致也上了城墙,那一切便落停了.

    “今天我押虎贲和羽林!”秦风笑呵呵地道:”怎么样,十两银子!”

    “那我押了!我押杨致将军!”乐公公一听大喜,抢在陆丰前头道,手里已是唰地一声抽出了一张银票,放在了秦风的手里.

    陆丰也从怀里摸出了一张银票,却迟疑了一下看着秦风:”陛下,您只有十两,要是输了,那什么赔?”

    秦风一听这话,就拿眼横着看了过去,陆丰立即将手里的银票放在了秦风的手里,”陛下,我押虎贲羽林!”

    乐公公一听就乐呵了,这是要发的节奏啊,这陆丰倒是拍马屁的一把好手,宁肯陪着陛下一块输钱啊!好得很,这一下不但可以收回早前输掉的十两,还可以顺带着把陆丰的十两也赚过来,

    秦风手里握着三张票子,在乐公公面前晃了晃,”乐公啊,你一个月例银是多少啊?”

    “二十两,陛下!”乐公公道.

    “低了点!”秦风笑咪咪地道:”回头给你自己涨点.”

    “陛下,臣从小就长在宫中,根本没啥用钱的地方,银子啥的对我用处不大.”乐公公笑道.

    “终归还是要用钱的吧.”秦风笑道:”你这个月的例银马上就要输光了,还要倒欠十两,所以回头给自己涨点吧!”

    听着秦风的话,乐公公转头看着万县县城方向:”不会吧,我怎么看着,老奴马上就要赢了呢!”

    不论从哪个方面看,新一营现在的确是占着绝对的优势,雷暴已经在城墙之上站稳了脚跟,他已经在城墙之上开辟了一个小小的桥头堡,在他的身后,新一营的士兵,正源源不绝的通过攻城辅道冲上来,开始不断地扩大地这块根据地.

    雷暴两支狼牙棒已经不知道砸飞了多少明军士兵,格杀了几个秦军军官,盔甲之上,沾满了血迹,两支狼牙棒的倒钩上,更是挂着不少的肉条,别说冲上去与他对阵,单是看一看,便觉得毛骨悚然,圆瞪着双目,他虽然艰难,但仍然一步一步的向前挺进.

    当的一声巨响,狼牙棒与一刀大刀磕在了一起,手腕一转,便要勾住单刀再夺刀杀敌,但眼前的对手显然并不一般,怒喝一声,单刀不停反进,卡的一声响,竟然将狼牙棒的一根倒刺给切断,刀光如雪,径直削向雷暴的咽喉.

    “来得好!”骤遇强敌,雷暴也是精神大振,狂呼着向前扑去,另一只狼牙棒已是兜头砸去,带出的劲风,让身周的士卒尽皆东倒西歪.而他的对手亦是毫不示弱,刀起如落雪,唰唰之声不停响起,一时之间也不知砍下了多少刀.

    声声巨响之中,雷暴倒退数步,对面的那员秦将也是踉跄而退,雷暴看了一眼自己的狼牙棒,两支棒子上的倒刺,已经被削断了无数根,现在更像是两根洗衣槌了,而对面的那员秦将,一柄厚背大刀,此刻也变成了锯子一般.

    他是马鑫,从黄花山上败逃归城之后,便负责东城的守御,他的运气着实不好,大败之初,又遇上了新一营的猛攻.眼见着雷暴不断在城头之上突击,他只能亲自出手阻敌了.

    但两人也不过是半斤八两,雷暴狞笑着再次扑了上来.在他身后,越来越多的明军已经突上了城头.

    “死来!”狂吼声中,雷暴再度扑上去,与马鑫交手数招,两人对彼此的底细都是清清楚楚了,不过半斤半两,雷暴只需要缠住对手,他身后的明军便能不断地扩充阵地,在士兵这一层面的交锋,新一营的士卒们,可是比秦军要强出不止一个档次.

    眼前风声大作,一个斗大的红樱猛然在眼前绽开,朵朵盛开的红花当中,耀眼的亮色扑面而来,凌厉的力道让雷暴浑身寒毛倒竖,大叫一声,两支狼牙棒一前一后交叠在胸前,当的一声响,红花尽数敛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柄长枪,枪尖正正的钉在狼牙棒头之上,狼牙棒挡住了枪头,但却没有挡住长枪凌厉的力道.两柄狼牙棒倒撞而回,呛呛的响声之中,雷暴倒飞了出去,一边飞,一边吐着血.

    城上的明军发出了惊呼之声,雷暴飞出去的地方,可是十几米高的城墙,雷暴自然也清楚,不过现在他体内真气混乱,一口气根本提不上来,这样摔下去,估计不死也要摔个半残.

    年纯凤!城头之上,一柄长枪吞吐,不断地将攻上城头的明军挑下城头.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桥头堡眼看着就要不保了.

    哧哧之声传来,下坠的雷暴身上猛然多出了两支长矛,托着他向前飞去,夺夺两声,深深的扎入了城墙之中,雷暴一翻身骑在两根矛杆之上,深吸一口气,再吐一口血,终于压下了翻腾的血气,低头看向手里的狼牙棒,不由吓了一大跳,接下年纯凤的当胸一击的最前面的那一支狼牙棒,竟然被刺出了一个洞来,再看看胸甲,向内凹进去了一大块,那一瞬间,要是自己再慢上一点点,或者判断之上出现一点点差错,就会被这一枪在胸前扎出一个大洞来.

    两根长矛自然是杨致射出来的,此时的他,如同一个魔神,人还在飞向城墙,但在他的身前,超过二十支长矛齐唰唰地向着城头之上扎去,破开盾牌,击飞秦军士兵,当他落到城墙之上站稳的时候,身前十数步之内,已经没有了秦军.

    “将军威武!”雷暴忍不住嗥叫了一声,嗥了一声之后,又忍不住吐了一口血,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两脚一沉,将矛杆向下压去,在矛杆反弹起来的时候,雷暴再度大喝一声向着城头冲去.

    先前建立的那个小小的阵地,已经只剩下了十数个士兵还在苦苦顽抗,马鑫挥着他的锯子刀正向前挺进,一刀挥出,便将一个明军砍倒在地.

    “老子又回来啦!”雷暴两手抡起狼牙棒,自天而降,恶狠狠的砸向下面的马鑫,现在他很放心,年纯凤绝不会再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因为他的老大来了.

    此时年纯凤的确与杨致斗在了一起.杨致手中的巨大黑剑与年纯凤的大矛在城头之上飞舞,年纯凤没有将杨致逼下城去,而杨致也没能将他打倒.两人形成了僵持之势.

    东城危急,眼看着就要被攻破,年纯凤终于亲自出手了,因为他清楚,新一营中悍将如云,特别是他们的主将杨致,更是一个武道修为九级上的高手,在这万县城中,除了自己,再也没有人能挡得住.

    年纯凤当然不可能一个人来,随着他冲到东城的,是年纯凤的亲卫,这些人自然不是临时招集起来的郡兵,而是跟着年纯凤多年的好手.

    他们的抵达,稳住了局势,让濒临被攻破的东城再次回到了僵持之局.

    南城,简放和蒋豪铁青着脸,这一次,他们虎贲和羽林两营的脸面,算是被落光了,先是在打紫荆山的时候,输给了陈绍威和柯镇,接着在后来,竟然让紫荆山守将马东带着数千人突围逃回了万县县城.

    交战一个时辰了,万县仍然稳稳地守住了防线,东城刚刚出现了破城的机会,但转瞬之间又被压了下去,守城士卒军心大振,本来占着一点上风的南城攻城明军,又被压了回来.

    简放两眼血红,蒋豪同样如此,虎贲羽林是越京城卫戍部队,那也算是天子亲军啊,这丢掉的脸要是不找回来,以后再大明军队之中如何立足?

    简放哗啦一声扯掉了身上的甲胄,光着膀子站在他刚刚集合起来的虎贲和羽林两营的校尉和哨官们面前,”不破城,即死!”

    蒋豪踏前一步,也扯掉了身上的甲胄,与简放一般无二,将满身的伤疤袒露在所有的士卒面前.

    “不破城,即死!”

    两人转身,向着城墙疾奔而去,在他们的身后,数百名校尉和哨官组成的军官敢死队呐喊着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