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进击的明军(7)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年纯凤越打越是心惊,杨致是一个九级的高手,这些情报他们都是知道的,但他真正没有想到,对手如此难缠,两人交手到现在,他已经被死死的压在了下风.黑剑沉重如山,而更让他难以应对的是那柄无孔不入的轻薄短剑.

    身上的盔甲之上,已经多出了不少的裂缝,这都是被那柄小剑造成的,看似轻飘飘的一掠而过,给他带来的伤害却是实打实的.

    更让年纯凤胆寒的是杨致的这种战斗方式,一心二用之下,却看不出丝毫的迟滞,这个时候,他总算是明白了当年万剑宗为什么为了这个小子宁可与楚国皇帝翻脸,最后甚至为了保住他,让宗门长老傅抱石带着数百名万剑宗弟子直接随军去作战,随着楚军伐齐失败,最终随着傅抱石回到万剑宗的不过廖廖数人而已.

    此人一人,的确胜过万剑宗其它弟子无数.

    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但他现在最需要解决的却是眼前的困局,不能击退杨致,他就不能去帮助马鑫将攻上城墙的明军逐下城去,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明军又开始在城墙之上慢慢地站稳了脚跟,越来越多的人涌了上来,而且这一回上来的人,明显要比先前的厉害得多.

    可自己又能如何打发掉杨致,现在他已经被死死的压制住了,别说胜利,连脱身都难.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一旦交手,一方一旦生了退意,那接下来必然便是全方位的压制.

    手中长枪丝毫不缓,年纯凤嘴中却是长啸连绵不绝,随着他的声声长啸,城墙之上的秦军开始有了变化,一股股的精锐士卒从大部秦军之中分了出来,扑向了东城.

    雷暴,鲍外苏等人终于汇合到了一齐,他们占据了一段约二十米的城墙,但四周的秦军却是密密麻麻的扑了上来,人挤人,人挨人,眼前尽是明晃晃的攒刺而来的长枪,头上风声呼啸,全是当头砍下的大刀,这个时候,别说他们两个只是破了八级的武道好手,便是杨致陷到了这种局面里,也只有自保的份儿.

    上得城墙的明军死死的护着这段二十米的城墙,死一批,下面便会补上来一批,渐渐的在这个二十米区域的城墙之上,死尸竟是越叠越高了.

    年纯凤将他能调动的所有的精锐士卒都调到了东城,在他看来,东城人虽少,但却是真正的精锐,明军想要突破,指望的也必然是这里了,刚刚那一眼瞥过去,把他也吓了一跳,在东城,明军除了杨致一个九级高手之外,八级以上武道修为的高手便有五六个,六级七级的不下二十.一个战营,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高手?明军必然是集合了其它部队中的高手在里面,想要从东城一举突破.

    事实上,他们现在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他们上了城墙,他们占据了一块地方,要不是自己反应快立即调来了自己直辖的精锐士卒,单凭那些临时召集起来的郡兵,是绝无可能挡得住如此如狼似虎的明军的.

    年纯凤以为自己猜得很对,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进攻万县城,根本就没有主次之分,新一营之所以看起来比其它战营要强上许多,是因为杨致自己从霹雳营中带出的决死队.这是一帮杨致从出云郡捞出来的大盗,被他收伏之后,便成了他的亲卫队.人并不多,只不过二百余人,但这些人的确都是武道好手.

    雷暴,鲍牙苏便是其中的侥佼佼者.

    年纯凤的这一误判,让东城的新一营再难寸进,但却让南城的简放与蒋豪二人觅得了良机,他们集齐了两营所有的军官发起的决死冲锋,在顷刻之间,便冲垮了南城的防守,在年纯凤调走了他直辖下的那些精锐士卒之后,留守南城的那些郡兵立时就再也无法抵挡住简放与蒋豪这样不要命的冲击.

    这两个人,因为连续的掉了脸面,这一次是真的豁出去了,而他们麾下的军兵,那都是越京城的良家子,其中的基层军官又都是从大明老营之中调过来的,以前看着虎牢新军的那些士兵,眼睛那可都是长在额头上的,大有瞧不起的意思.但连着几仗下来,双方再见面的时候,对方可都是昂着头从他们面前大步走过,而且鼻子里还若有若无的哼哼上几声.

    这是赤裸裸的炫耀,赤裸裸的打脸啊!当兵的别的可以不争,这脸面,却是一定要争的.要是不能再扳回一局,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那些家伙就该骑在虎贲羽林的头上拉屎拉尿了.

    虎贲羽林可是天子亲军,这要是一输再输,别说陛下面子上不好看,只怕到时候回归建制之后,他们的顶头上司野狗甘炜都能把他们撕成碎片.

    野狗可是一个硬脾气,恼将起来,天王老子都不忍的.到时候一翻脸,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郡兵虽然还在顽强抵抗,但他们是全方位的落后于明军,两个赤膊大汉带着一群军官不要命的这么一冲,城墙之上立刻便出现了豁口,明军一涌而上,将这个豁口越扯越大,当虎贲羽林的主力通过这个缺口源源不绝的涌上来的时候,南城,终于是守不住了.

    蒋豪赤裸着的上身插了好几支羽箭,好在的是他躲过了致命的要害之处,挥舞着大刀冲到了城门之处,浑身是血的他,两刀斩断了粗大的门栓,跟在他身后同样伤痕累累的明军军官立刻将沉重的大门左右拉开.

    杨致已经将年纯凤完全的压制住了,新一营在雷暴和鲍牙苏的带领之下拼死冲杀,将原本占领的二十米城墙已经足足扩展了一倍,破城在即,每个人脸上都是露出了笑意,原本快要枯竭的真气,此时却又枯木逢春.

    而在此时,南城却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欢呼之声,欢呼之声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喊杀震天的东城都听得清清楚楚.

    破城了!

    虎贲和羽林两营率先攻破了南城.

    雷暴拄着刀,转头看向城下,骑兵奔驰,烈火敢死营的大旗在烟尘之中忽隐忽现,所去的方向正是南城,而矿工营的重步兵中有一部分,也开始向着南城方南移动.

    “操他娘的.”雷暴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看向一边刚刚一枪捅死了一名秦国小军官的鲍牙苏:”老子们在这里拼死拼活,将他们的主力都吸引到这里来了,结果让虎贲和羽林捡了便宜.”

    鲍牙苏哼哼道:”陛下在观战呢,虎贲和羽林要是敢昧了良心抹了我们的功劳,陛下不削死他们,就算陛下不削,老大难道忍得下这口气去.”

    “说得也是.”雷暴精神大振,已经变成了两根秃棒子的狼牙棒再次扬起,”鲍牙苏,那咱们就让陛下再看得清楚一些,谁才是这一战的首功!”

    听到南城那边传来的巨大的欢呼之声,新一营的军官们有些恼火,但普通的士兵们却还是挺高兴的,这意味着万县县城已经被拿下,敌人的崩溃就在转眼之间了,士气自然是大振.而秦军,就是截然相反的心态了.

    一边是天堂,另一边就是地狱.

    年纯凤脸若死灰,连接数击之后,身体猛然后退数步,杨致却也不追,站在原地冷笑道:”万县县城已破,年将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年纯凤没有理会杨致,转头看向南城方向,飞腾的烟尘当中,他能清楚地看见飘扬的烈火敢死营大旗已经进入到了城内.而在更远一点的地方,是明军闻名天下的矿工营重步兵,也已经徐徐推进.

    他无力回天了.只要让矿工营的重步兵入了城,凭借着他们天下无双的近战能力,没有谁还能守得住万县县城.

    他转过头来,看向杨致,眼中的杀意却是愈来愈重.

    这眼神儿,杨致很懂,轻笑一声:”年将军这是要尽忠呢,那好,我就成全了你.”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下一刻,两个人也撞到了一起.这一次,年纯凤再无任何的思想负担了,万县县城已破,他已经败了.

    但军队败了,他个人却还可以拼死一搏,如果拼却一命能拖着杨致这样的人一起去死,却也算值回了一点代价.

    远处的观战台上,听到南城方向传来的巨大的欢呼之声,秦风笑咪咪的将二十两银子揣进了怀里,又将陆丰的十两银子还给了他,然后看着乐公公道:”乐公,你又输了.”

    陆丰大笑着将手掌摊在乐公公面前.乐公公一脸的不乐意,却又不得不将手伸进怀里,摸了半晌却没有摸出来.

    “帐先记着吧,等以后再还给陆将军,现在乐公你去帮着杨致将那年纯凤拿下来.那家伙要拼命了,我可不想杨致再受什么伤,要是脸上再被砍一刀,那就完全破相了,以后别吓着小武.”秦风一笑而起,”没什么可看的了,我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