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进击的明军(8)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万县两万余秦军防守,但在明军全力的进攻之下,不过半日功夫,便告破城.但破城容易收拾首尾却要难多了.城破之后,大部分的秦军出西城逃跑,就算明知外头便是绝大的陷阱,但却也无路可去,出西城的人,随后自然在追风营的拦截之下,要么抱头投降,要么便躺在地上成了尸体.

    而万县,更是基本上打废了.城内死伤惨重的不仅是秦军,还有城内的百姓,这一战死伤亦是不可计数.

    明军进城,一边肃清溃散在城内各处的零星秦军,一边要收拾残局,安抚百姓,直到入夜之后,万县县城这才平静了下来.秦风也随即移驾到了县城之内.

    原本年纯凤占据的县衙,成了最后秦兵的顽抗之所,在明军的攻击之下,几乎被摧毁成了一片白地,进城之后的秦风便暂时居住在了城内一个侥幸还算保存完好的富户的家里.

    不算太大的中厅当中,十几个身材魁梧的大将左右一坐,整个屋子便显得局促了许多,屋顶是新修补的,可以看出正中间应当是破了一个大洞,看周边的那些椽子屋梁有焦黑的痕迹,应当是被霹雳火的铁弹给命中了.洞的正下方,虽然盖上了石板,但石板的颜色也与周边的颜色大异,显然也是临时修补的.

    坐在正中间的秦风抬头看看屋顶,又低头看看屋子正中,叹了一口气.给自己找的住所都成了这幅模样,可以想见万县县城残破成了什么样子.

    “城内情况如何了?还有多少百姓?”秦风问道.

    “回禀陛下.”杨致站了起来,”刚刚统计上来,城内残余的百姓还余下五千人左右,除了少部分以外,家基本上都被毁了,现在我们已经调集了一些军用帐蓬,暂时让这些百姓安身,这些人被分别安置在了四城,相应的粥棚也都建了起来,倒也不会让他们饿了肚子.”

    秦风点了点头,”小心在意一些,不要生出什么乱子来.”

    “陛下放心,末将已经找到了原本县城中的一些乡绅和德高望重之人,将他们分配到了四个营地之中,有他们安抚,百姓的情绪已经平息了下来.”杨致道.

    “你这个法子想得不错,杨致,你是大家出身,做这些事情想来也是家学渊源,你就先负责将城里这一摊子全都管起来,直到虎牢那边派出官员来接管.”秦风吩咐道.

    “是,陛下.只要粮食管够,安抚下城内这些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那就好!”秦风点点头,转身看着一侧的另一个官员,这是屋子里唯一的一个文官儿了,”赵太医.”

    “陛下.”赵太医站起身来,躬身道:”微臣已经召集了所有随军的医师,又让杨将军去城内安置难民的那座营里又寻了一些人,这些人都被集中到了一起,所有的伤员也都集中到了一起,这样能更效的救治.”

    “这样的确效率更高.”秦风道:”城内那些受伤的百姓,还有秦军受伤的士卒,也都要一视同仁的诊治.”

    “是,陛下,不过如此一来,我们的药材可就不够了.”

    “去虎牢调,再将能够动用的医师都调过来.抓紧时间去办.”

    “是,陛下,臣马上就去办!”赵太医欠了欠身,转身走出阵屋子.

    处理好了这些迫在眉睫的事情,秦风吁了一口气,看着屋内诸将,缓声道:”这一仗,虽然没有什么凶险,打得也很顺当,但我们的伤亡只怕也不小,现在各部也该统计起来了具体的伤亡数字吧?都说一说吧.”

    虽然杨致是最后指挥攻城作战的,但这屋子里,资格最老的要算是追风营的于超,再就是矿工营的陆丰,这二人所率的兵马,一步一骑,也被称为明军之中战斗力最为强大的两支部队.当然,这是将烈火敢死营排除之后说的,可让他们尴尬的是,这一战,他们的确没有出多少力.

    负责在西门外堵截的追风营最后就赶了一遍羊,俘虏倒是抓了挺多,但真要说起战功,他却没脸张嘴,伤亡也没啥好说的.”陛下,追风营有十几个人马失前蹄自己跌伤了,这就是我们这一战的损失了.”

    陆丰摊了摊手,”矿工营最后进城协助剿灭残余敌人,可我们矿工营的士兵身披重甲,跑得没有几他几个战营的人快,倒也没有什么损失.”

    没有损失,便代表着没有什么战功,这两人都是打硬仗,冲锋在前惯了的人,这一回却只能作壁上观,心中当然不会太舒服,历来战后夸功,可是各战营之中最显赫的时候.这一回,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洋洋得意了.

    “新一营战死八百一十五人,其中哨官五人,校尉两人.伤一千零二十三人,这些人中的九成,以后还能回到军队.”杨致道,这一战,新一营承担了秦军最为疯狂的反扑,吸引了年纯凤所有的精锐,但最后却是成全了虎贲和羽林两个战营抢先攻破了南门,杨致不免有些心中不爽,抬头瞧了一眼对面的简放和蒋豪,这两个家伙正在哪里偷着乐,看着两个家伙身上缠满的带血的绷带,杨致张了张嘴,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讥讽吞了回去,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血战过来的.

    “新三营伤亡合计一千二百一十五人,其中亡五百零八人.”柯镇道.

    “新四营伤亡合计九百七十八人,其中亡四百五十一人.”陈绍威站起来抱拳道.

    “虎贲羽林两营伤亡合计八百七十五人,其中阵亡三百一十五人.”简放站起来道.

    率先攻破南门的虎贲羽林伤亡却是最少,自然是因为东城吸引了敌人绝大部分主力,杨致又觉得嘴角一阵抽搐,新一营这一战,可是损失了近半的战力,连雷暴最后也伤得爬不起来,起码要休息一个月以上才能复原.

    秦风在心中盘算了一下,这一仗打下来,他基本上就失去了一个战营的力量,实在是有些肉疼,这也让他对秦军的战斗力有了一个更新的认识,这还只是一些临时凑合起来的郡兵啊,攻城,真不是一种好的战斗方式,在占着绝对优势的情况之下,伤亡还是触目惊心.

    “这一仗,首功当为新一营,我想这一点,在座的都不会什么异议吧!”秦风淡淡地道,眼光看着的却是简放和蒋豪,两人赶紧站了起来,道:”陛下,末将等没有异义,如果不是杨将军吸引了敌人大批主力,我们也不可能一举而下南门.”

    “嗯,首功新一营,第二当然就是虎贲和羽林了.其它,依次论功吧!”秦风点了点头,”这一仗,我想也让大家提高了警惕,秦军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他们的作战意志还是很强烈的,以后我们要向雍都挺进,离雍都越近,秦廷的统治能力就越强,抵抗的意志也就更强烈,仗,会越来越难打的.这一点,大家要有充分的认识,不要因为我们连战连胜,就瞧低了敌人,否则到时候翻了船,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谨领陛下教诲!”众将一齐抱拳,齐唰唰地道.

    “不过万县这一战,我们终归是大获全胜,年纯凤的五万大军已经灰飞烟灭,抛开新桐郡那边不说,单是万县这数战,我们便抓到了近三万俘虏.秦军三路大军,右翼已破,左翼现在已被我们合围了,现在摆在苑一秋面前的路可就不多了,所以,我给大家休整的时间也不多.”秦风笑道:”新一营,新三营,新四营暂且停留在万县整编,补充人手,丹阳那边的整军还在继续,你们可以去那里挑选人手补入军中,那边的士卒也都是青州悍卒,只要能融合进来,三个营的战斗力就不会降低.”

    “是!”

    “追风营,矿工营,羽林和虎贲,休整三天,三天之后,准备进入宛县作战,如果我所料不错,苑一秋一定会渡河的.”

    “是!”被点名的四个战营的主将抱拳领命,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喜色.

    “简放和蒋豪,你们两个还能坚持?”秦风看着两个血迹斑斑的将领出身询问道.

    “陛下放心,只不过是皮外伤而已,赵太医已经给我们瞧了,并未伤筋动骨.”两员大将赶紧道,生怕陛下开口让他们回去养伤.

    “没事儿就好!”秦风笑着道,转过头去看着杨致:”杨致,你在这里休整整军的同时,还要看好这些俘虏,工部的大批工匠已经去了新桐郡,接下来新桐郡将会是我们大力开发的地方,那里需要大量的矿工以及民夫,这些俘虏正好派上用场.”秦风道:”还是以往的老规矩,根据他们的罪行,判出三到五年的徒刑,等到他们刑满之时,差不多新桐郡便也走上正轨了.”

    “是,陛下,我会与工部的大人们好好的配合的,不过他们的手脚有那么快么,末将估计,最多一个月,新一营便可以完成重新整编.那时便又可以投入战斗了.”杨致道.

    “这个你放心,巧手现在看着新桐的矿山,眼睛都是绿的,他可说了,新桐的矿石质量不比大冶的差,落在这些新桐矿主手里,当真是暴殄天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