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孩子的教育问题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偌大的皇城,即便被秦风辟出大半,作为了在京各部衙门的办公场所,但留下来的那一小部分,仍然极其宽广,不像历史上的那些帝王,后宫有着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秦风就只有一个皇后娘娘,而且原本宫内的大量的太监和宫女也被秦风放了出去,是以这偌大的皇宫内院之中,倒是有很大一部分都空闲着.

    这内城当中,除去秦风一家子和少量的太监宫女之外,便只剩下了负责皇城安全的亲卫营烈火敢死营.

    三千人驻防皇宫外城,负责各部衙门的安全,另外两千人则驻守内苑,负责保卫皇帝一大家子.两千人丢在如此大的一个地方,也就显得极不起眼了.当然,没有人会担心皇宫大内的安全,如果说越京城最安全的地方是哪里,那知道内情的人,肯定都要异口同声的说是皇宫大内.

    不是因为这里驻了多少兵马,而是因为这片区域之内,住着大明五大宗师之中的三个,还有一个九级上的太监总管.

    如果说有人想去行刺大明皇帝的话,那除非是大量的宗师组团前往才有成功的可能,但这样大规模的行动,又如何能瞒得过大明的谍报系统呢,恐怕这些人一接近越京城,迎接他们的就是成千上万的精锐部队了.

    看似防卫稀松平常的皇城,实则上是这个世界之上最危险的区域之一,即便是大齐,都没有这样奢侈的阵容来常居皇宫.

    秦风盘膝坐在榻上,隔着案几看着聚精会神正在泡着功夫茶的妻子.专注在做某一件事情的人,总是闪耀着另一种美丽,眼下的闵若兮就正处在这一个状态当中,秦风不禁看得有些出神了.

    他今年二十九,闵若兮比他要大上一岁,已是年过三十,但从外表上看起来,闵若兮比秦风可要年轻得多了,从小养尊处优,金枝玉叶的闵若兮,自然不是一直在挣命的秦风能比的.或者当闵若兮正在云淡风轻的看雪赏梅,吟诗作对的时候,秦风正在冰天雪地之中与凶狠的敌人作着搏命之争.

    伸手摸了摸自己显得很是精糙的脸庞,秦风琢磨着是不是找舒疯子讨一些特制的面膜来.这些特制的面膜都是舒疯子为了讨好王月瑶专门做的,外头市场之上可没得卖.

    说起来舒畅这个多情种子为了抱得美人归,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当年他发明出来的面膜和香水,到现在还是大明最赚钱的产业之一,为大明源源不断地创造着庞大的利润,借助着垄断的地位,这两个产业可一直都是处在暴利当中.

    闵若兮生了两个娃,脸上肌肤仍然吹弹得破,说不定就有这面膜的功劳,还有王月瑶也是如此,闵若兮自然是有的用的.不过自己可不好意思找老婆讨要,等找个机会让舒畅给自己送一点过来,哪怕会让这小子嘲笑一番.

    一股馨人心脾的香味从鼻间传来,将秦风不知飞到那里去的心思又拽了回来,这功夫茶,秦风一直是没有搞清楚乐趣到底在哪里,他更喜欢军中的那种大碗茶,舀一大碗,咕嘟咕嘟的灌下去,别提有多爽了.

    当然,他也不会扫兴的去跟闵若兮这么摊开自己真实的想法,不说别的,单是那娴熟的手法,倒也很让人欣赏的.他当然清楚闵若兮一直在致力于将自己培养成一个她理想之中的皇帝模样,不过一个好皇帝到底是怎么样的,只怕自己与闵若兮的想法还是有些出入的.是那种拿腔拿调,举手投足之间皆有一股让人一见便觉得高贵而无可模仿的仪态么?秦风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一个好皇帝,只要能做到让国内每个人都能吃饱饭,然后吃好饭,让大家兜里有足够的银钱,让大家不为生计而忧愁,不为性命而担心,这就够了.

    当然,养移体居移气,其实这些年来,自己还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改变了许多.

    不过,初心不改.

    秦风可是吃过苦的,小时候也过过那种饥一顿饱一顿,吃了这顿不知下顿在哪里的困顿生活,后来当了敢死营校尉,为了喂饱麾下那些士卒,啥样子的事情没有干过,为了一口饱饭,跟秦人拼死拼活,跟土匪杀生杀死,甚至连同僚的军资都去抢过,那种日子,现在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没想什么呢!这茶可真香.”两个指头拈着小茶杯,放在鼻间凑一凑,似模似样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小小的抿一口,在嘴里咂巴片刻,故作姿态的摇头晃脑一番,这才一口将杯子中的茶倒进了嘴里,咕的一声吞了下去,这点水,勉强能打湿喉咙吧!

    ”好茶!”将杯子放在面前的茶具上,又拈起一杯,他大声称赞道.这番举动,可是他仔细观察了不少人品茶之后的姿态学来的,闵若兮亲自泡茶招待过权云,苏开荣等人,那些人可都是大行家.至于像小猫野狗这样的人,闵若兮可从来不会明珠暗投,他们来了,都是一把茶叶泡一大壶水然后戳在他们面前.就是可惜了那些来之不易的好茶.

    这些好茶可都是从楚国江南弄过来的,每年就那么一点产量.不过闵若兮虽然心中叹息把这样的好茶给小猫野狗这样的人这样喝,完全是牛嚼牡丹,但她却仍然不会吝啬,因为他们是秦风的好兄弟.好东西,自然要与好兄弟分享,这是秦风一贯的性子.

    闵若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好在哪里?”

    秦风立时便干咳起来,好在哪里?他可真不知道,只是觉得闻起来香罢了.

    “哎,还是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闵若兮意兴索然.

    “嘿嘿嘿.”秦风干笑起来,”对了,小文小武在干什么?怎么没看见他们?”

    闵若兮翻了一个白眼,”两个人都在写大字呢,一天一百个大字,不写完不许睡觉.”

    “白天要上学,晚上还要写大字,稍有点空闲还要习武,他们还不满八岁了,这也未免太苦了一些.”秦风皱眉道.

    “这有什么苦的?那一个不是这样的?他们两个必须要与比别人更刻苦才是正理.”闵若兮淡淡地道:”秦风,我跟你说,小武到了十岁,就一定不能再去外头的普通学校读书了,现在他还小,你坚持要他改名换姓去与普通百姓孩子一齐上学也还罢了,但再大一些,就不行了.他要学得,与一般人学得根本不一样.我知道你想让他从小就知道民间疾苦,了解民间的真实生活,这没有问题,但从六岁开始,到十岁结束,四年时间,足够了.”

    “我还想让他一直读到京师大学堂呢!”秦风道:”小武自然是要学治国之道的,但我可不认为关在宫里就能学到真正的治国之道,不了解,谈何治理?你想为他请那些老师?”

    “大明并不缺博学鸿儒,也不缺治世能臣,这些人自然都可以成为小武的老师.”闵若兮道.

    “也罢,十岁之后,到十六岁之间,便由你来调教他,但十六岁之后,他必须去京师大学堂.”秦风想了想,道:”京师大学堂里的学生,以后必然会成为大明的栋梁之臣,小武需要更早的去认识他们,了解他们.二十岁之后,小武必须去军队服役数年.”

    “让小武去战场?”闵若兮脸色微变.

    “你觉得小武到了二十岁的时候,我还没有把仗打完吗?”秦风一扬眉,”他今年还不到八岁,十二年的时间,足够我扫平这片大陆之上的所有敌人.”

    说这话的时候,秦风眉宇之间,英武自信等等神情都是展露无遗.”让他去从军,从最基层干起,磨练他百折不挠的尚武精神.这些东西,只有军队才能教给他.”

    “你把仗都打完了,他学会这些又有什么用?”

    “好战必危,忘战必殆.一个皇帝,若不知兵,就不是一个好皇帝.”秦风笑道.

    “也罢,就随你吧!其实小武倒跟你的性子极象,在学校里成绩虽然不错,但也厉害得紧,昨日,我还被学校的老师给请去谈话了呢!好在千面还给我留了一些面具.”

    “那小子干了什么?”

    “拉帮结派,在学校里作威作福.”闵若兮有些头痛地道.”老师狠狠地批评了我.”

    秦风大笑:”这小子不错,这么一丁点就知道拉帮结派,团结一批打击一批了.有前程.哈哈,要是那个老师知道他批的是皇后娘娘,也不知道会不会吓瘫在地上.”

    “我是那种仗着身份去欺负人的吗?再者小武也的确过份了一些,所以我还是觉得再过两年,便将他收回来好好的磨一磨性子.我已经想好了他的第一位老师了.”

    “谁?”

    “首辅权云.”闵若兮道:”权首辅的中庸之道,对于小武这种有些非黑即白的性子,是一个极好的磨练和教育.”

    “这倒是不错.将来他做了皇帝,才会知道这世上,可不是非黑即白.”秦风满意地道.”对了,还有一段时间就要过年了,送往楚国的礼物你都准备好了吗?现在起运,抵达上京的时候,正好赶上过年的时候.老太太收到你的礼物,心情必然就会更好一些.”

    “已经备好了.”瞬间闵若兮的心情便有些低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