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收网(1)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陈志华在地图之上划下最后一笔,围绕着景县安自山统率的秦军的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完全形成,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直起了身子,指着地图对站在身边的野狗道:”甘将军,你看看这个布署,还有什么遗漏的没有?”

    坐在一边的野狗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地图,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说小陈,我是一块什么料你不是不知道,这图呢,我倒是能看懂,但你要让我查漏补缺,这不是指鼻子骂我是蠢蛋么?”

    陈志华卟的一声笑了出来,这位还真是一个直脾气,直爽得有点让人受不了啦.难怪同僚们都说,野狗这家伙以前还是有几份机灵劲的,但自从出了那档子事儿之后,就只长肌肉不长脑浆啦,现在啊,只怕那个硕大的脑袋里,都长满了健壮的肌肉.

    但野狗是皇帝陛下最为信任的将领却是毫无疑问的,位居中央战区大将军的位子,统辖的部队都是精锐不说,而且都是驻扎在帝国的核心地区,越京城更是在野狗的手拿把攥之中.这一份殊荣,大家心里可都是清楚得很.

    野狗除了皇帝,其它任何人的帐都是不买的.他可以对战事的进程不管不顾,将所有的指挥权统统交给自己,那必然是得了皇帝陛下的指示,但并不代表着自己就能不尊重他.

    这样性子的人,你敬他一尺,他敬你一丈,你要跟他狠拧,他分分秒秒翻脸给你看.

    再说了,野狗这家伙除了这一点,一身武道修为,也是他忘尘莫及的.要知道数年之前,野狗可就是在战场之上硬生生的捶死了蛮族的九级巅峰好手,那家伙最后浑身上下可是没了一根完整的骨头,几乎成了一瘫乱肉,而这位,养了半年伤,便又活蹦乱跳了.

    距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现在野狗是个什么水平,他真是难以揣择,这家伙练得是功夫跟皇帝是一个路数,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练出了与皇帝截然不同的模式,但只看皇帝曾越级干掉了宗师,更是在不到三十岁之时就晋级宗师,与眼前这位倒有异曲同工之秒.

    “大将军,这最后的一击,还是要劳烦您的.”陈志华正色道:”野狗营是我们这儿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而大将军的武道修为更不必说,那安自山九级巅峰的身手,我可真是对付不了.”

    野狗哈哈一笑,大力捶着陈志华:”这才对嘛!我过来的时候,老大就说了,打仗的事儿听你的,这一段日子,你老摁着我不让我动,说实话,我已经很恼火了,就该像现在这样,那里最硬,就让我去哪里,以前在敢死营的时候,老大就是这样安排我的.安自山交给我了,老子捶不死他.”

    哪怕陈志华武道修为着实不弱,但被野狗这样捶着,也觉得半边身子发麻.心里不由想起他那娇小文弱知书达礼的老婆,不由着实腹腓了几句,这可真是美女与野兽的标准搭配,他媳妇儿已经怀了身孕,也不知最后生出来的会不会是跟野狗一样性子的家伙.

    “好钢得用在刀刃上,我一直憋着苍狼营,就是想让苍狼营上上下下都憋着一股火,然后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迸发出来.”陈志华笑着解释.

    “憋着我的火,你也不怕把我的火憋大了,喷出来烧着了你.”野狗翻了一个白眼,”小陈,你的碧海生潮练得如何了,穿云弓能射几箭了,不会连一个安自山也收拾不了吧?”

    陈志华苦笑:”我要练碧海生潮,就得废去我以前的修为,我可真是舍不得,所以根本就没有练,至于穿云弓,现在好歹也能射出三箭了.”

    “三箭啊,那还真是差了一点,当初莫洛我可是记得,一箭便能将一个九级高手活生生的射崩罗.那你可还真得努力.得,安自山交给我了.”

    “那行,既然大将军没什么意见,我便召集众将,准备最后的进攻了,年纯凤马上就要完蛋,我们这边儿也得抓紧了.解决了这左右两翼,我们三面一挤,将那苑一秋活生生的给挤死在宛县,”陈志华看着地图,笑咪咪地道:”秦国,尽入我大明掌中矣.”

    “不是还有他们那个狗屁皇帝吗?还有五万雷霆军呢,那才是秦国的精锐吧!”野狗有些不解地道.

    “大将军,剩下那点人还够做什么?恐怕连守雍都都不够吧?”陈志华道:”灭了左右两翼和苑一秋的前军,十五万大军灰飞烟灭,要是马越足够聪明的话,那就该拍马就往雍都逃.然后再雍都洗干净脖子等着我们来砍.”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

    十月下旬,陈志华布局许久的计划拉开了大幕,一连串短促而又激烈的战斗之后,安自山被逼入了绝境,不得不在全面落入下风,极其不利的情况之下与明军决战.

    因为这是他唯一的一条生路了.胜,能够全身而退,败,则死无葬身之地.向苑一秋派出去的求援使者一去渺无影踪,中路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完全不明了,右翼年纯凤那里什么情况也完全是两眼一摸黑,但安自山凭借着多年的经验,还是觉得大事不妙了.

    回去!这是他的直觉.

    但他终究是小瞧了他对面的陈志华,这个出身前越将门世家的明国大将,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不动声色的布局,一点一点的将他所有的退路都掐死了.

    现在,唯有一战,击溃眼前的拦路虎,才能逃出生天.安自山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在挡住了陈志华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之下之后,他终于摆脱了明军的大部队,脱离了主战场,现在,挡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苍狼营了.

    野狗拄刀而立,看着前面如潮水涌来的秦军,眉头微微皱了下,突破陈志华包围圈的人数多了一点,足足是他苍狼营的一倍,陈志华那小子的大话有点过头了,不过没关系,在野狗眼中,对面的敌人,不过是待宰的羊羔,他的眼睛盯着对面那飘扬的大旗,现在,他的眼里,也只有这面大旗.

    那些小杂兵,跑了也就跑了,宰了安自山才是正经.

    他咣当一声拉下面甲,提起了他沉重的大刀,现在他的刀,可是愈来愈重了,以前的刀在他手中,已经像根羽毛,实在是不趁手了.

    “跟我冲!”他咆哮了一声,透过面甲的声音有些变调,话音还未落,他人已经窜了出去.别看他瘸了一条腿,但跑起来,可比一般的人要快得多.

    苍狼营的士兵,早已经习惯了他们这位主将的战斗风格.

    在苍狼营只有一种战斗风格,向前,击破所有挡在他们面前的障碍.不管前边有多少敌人.上有所好,下必效焉,苍狼营的将领也都一个个都承袭了野狗的性子,用陈志华的话来说,苍狼营的将领和士兵,从上到下,一个个都是连脑子里都长着肌肉的家伙.

    这样的部队,拿来干阴谋诡计,他们铁定给你玩砸锅,但用来执坚披锐,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苍狼营在冲锋,冲在最前头的是他们的主将野狗,在他身后的呈雁翎状的是下头的大大小小的军官,再后头才是苍狼营的士兵.

    安自山看着明军发起冲锋,看着那个跑起来明显一脚高一脚低的家伙一头撞进了他的军队之中,还没有挥刀,最前边的秦军便已经人仰马翻,竟是被对方撞得飞了出去.

    苍狼营看起来没有什么战术,但让安自山头疼的是,对方的阵容,哪怕是在这样毫无章法的进攻之中,也结合得极其紧密,他们的士兵,似乎并不要长官的指挥,便能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什么中军诱敌,两翼突击,击敌腰胁,在苍狼营面前,统统都成了笑话,他们的确是在冲锋,他们也没有高级军官在指挥,但他们却结成了一个整体,一个浑身都是刺的整体.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对手,似乎除了以硬碰硬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办法.

    乱拳打死老师傅,大概就是说得眼前这样的对手.

    野狗知道自己脑子不灵光,可他可贵的就在这里,明知道自己脑子不灵光,就别想着学别人去玩什么战术,像陈志华那样歼灭个几百人都能玩出花来的伎俩,他知道自己一辈子也学不会,既然学不会,那就不学.他在苍狼营只干一件事,那就是将整个战营拧成一个整体,他就是这个整体的利牙,军官则是这个整体的爪子和翅膀,而士兵,则是这个整体中的每一个小小的部件,不管对上什么敌人,他们都能不散不乱.

    指挥这支军队的不是苍狼营的军官,苍狼营的军官只是这支部队的高级打手,而真正指挥这支军队的,却是那些最底层的伍长,伙长之类的.这些人才是将整个苍狼营凝成一个整体的关键所在.

    你有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这便是野狗的战斗方法.

    向前,击碎所有挡在前面的绊脚石.这便是苍狼营的战斗风格.

    安自山没有见过这样的,所以一开战,他的中军便直接被野狗的打得连连倒退,而两翼上来围杀苍狼营的,却发现他们还没有到位,敌人已经与中军撞到了一起.

    如果从空中看,似乎苍狼营已经被秦军包围了,但再看得仔细一点,却能发现,这是一大群羊围住了一群狼.羊虽多,但在狼的眼中,却终是可以裹腹的东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