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收网(2)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野狗如同一个称砣,闷头砸进了一大块豆腐当中,正当面者无不下场凄惨,一刀挥下,不管你是挥刀格挡还是举盾护身,统统都是一刀两断,最骇人的是,别人一刀下去,最多斩断人的脑袋,他一刀下去,便是好几个人从中间断为两截.

    野狗是笔直的向着安自山冲锋,意图太过于明显,而安自山的前方,自然是他最为精锐的亲军,不用安自山下令,已经是前排刀盾,后面长枪,最后方弓箭手林立,眼看着野狗势如破竹而来,立时便是箭如雨下.

    在安自山这个角度看来,无数的羽箭射出去的时候,他已经看不见野狗的人了,但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了,箭雨落下,野狗毫发无损,而最前排的刀盾兵却是飞起来了十几个.

    他们是生生的被野狗的蛮力撞飞的.

    十数把长枪刺在了野狗的身上,盔甲立时向内凹陷进去,就算是大明工匠为野狗量身打造的这种不逊于矿工营重甲的上好甲胄,在这种近距离被长枪刺中,也是吃不住劲,虽然没有破甲,但这种撞击的力道却也不是一般人吃不消的.

    不过野狗却恍然如事一般,也不管捅到身上的长枪只是双手握刀,哟嗬一声横斩过去,拦在他前面的数名长枪兵立时便断为两截,血喷洒一地,骨头内脏喷了满地.

    向前,再刺,再被斩.

    再向前,再刺,终于破开了那黑黝黝的盔甲,但这些得手的士兵来不及有任何的惊喜,他们只感到手中的长枪虽然破开了对手的铁甲,但却如同刺在了另一块钢板之上,对方没有丝毫的感觉,也没有看到有鲜血标出,而他们,只看到刀光一闪,便再也没有了其它意识.

    安自山本来稳定的手,这个时候终于有些颤抖起来.

    野狗没有什么感觉,所以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远处那飘扬的安字大旗,似乎在确认自己有没有走歪,便又开始了向前突进.

    每一步,都有十数支长枪刺在他的身上,身上铁甲伤痕累累,接缝之处也被挑破,野狗似乎也嫌这些东西累赘了,竟然长啸声中三两把扯开了破烂的盔甲,连内衣也几把扯去,精赤着上身,大声呼喝着向前突进.

    这是一个刀枪不入的怪物.拦在他前面的秦军终于是胆怯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一刀砍上去不过在他身上留下一个白印,一枪刺上去却宛如刺在了铁板之上,但他一刀挥来,便是数人丧命,这样的人,怎么拦?

    野狗竟然凭一人,生生的突破了安自山最为精锐的士卒军阵,而在他身后,其它的军官也都步步紧随,他们没有野狗这样变胆,许多人此刻身上都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但因为有野狗在前边开路,他们所随受的压力,却是大大变小了.

    秦军在后退.

    安自山拔出了刀.

    如果自己大旗前的这些亲军抵挡不住,整个大军须臾之间就会溃散,这里,就是整个战场的风向标.看向四周,自己的大军虽然围着明军在打,但明军却始终没有乱了阵形,扑上去的秦军,一层层的被他们放翻在地.

    如果这里被击穿,整个战场也就完蛋了.

    只要杀了这个前突的明军军官,苍狼营,野狗甘炜,大明中央战区最高长官,明皇秦风的心腹大将,只要杀了他,便能挽回岌岌可危的局面.

    安自山看得很清楚,这支军队的魂儿就是冲在最前头的野狗.

    杀了野狗,这支军队或者不会马上溃败,但他们会怒,他们会乱,一怒一乱,自然就会散,只要一散,自己就占了绝对的优势.

    他抽刀,飞身而起,长啸声中,倏然之间便越过了数十人的间隔,宛如天神怒降,雷霆一刀便向野狗斩来.

    野狗抬头,浑身不顾下面数支长矛刺中了自己的身体,自上而下一刀撩上.当的一声巨响,四周士兵无不被这一声巨响震得头晕眼花,身体稍差一些的,扑地便倒,七窍之中血丝渗出.

    “来得好!”野狗咆哮着向前踏出一步,泥土飞溅,刚刚那自天而降的一刀,力道巨大,将他的双腿生生的钉到了泥土之中,而安自山,一刀击下之后,反震之力让他再度凌空而起,手腕酸麻,几欲脱手扔掉了手中的刀.心中却是震骇莫名.他借势下击,这一刀却是发挥出了比平时要凌厉得多的力道,但似乎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对方浑身无事,双手执刀,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再度下落的安自山.

    这一次,跟在野狗身后的明军却是学得乖了,他们没有再跟着野狗的脚步突进,而是齐齐止住了他们的脚步.

    跟在野狗身后的都是明军军官,武道修为都是有成的,他们尚且抵挡不住两个九级高手交手的冲击力,更遑论那些列阵而立的秦军士卒了.

    他们也在退,但这一退,可就有些稳不住了.

    震耳欲聋的响起再度响起,安自山再度飞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他手中的刀,可就只剩下半截了.硬拼第一刀的时候,他手中的刀便带了暗伤,再拼第二刀,这刀终于吃不劲儿,当啷一声便断成了两截.

    安自山再度飞上天的时候,胸腹已是翻涌,喉头发甜,此时他已经惊骇不已,也是后悔不已.他不该采取这种战斗方式的,如果他两脚落在实地上,可以有更多的方法卸掉对手那雄浑的霸道的力道,但现在,身上空中,无处借力,竟然只能以硬碰硬,而他对面,无疑是一个怪物.

    再度落下之时,他骇然看见,野狗手中的那柄刀,竟然泛起了暗红色,一股股炙热之力从刀上传了出来.

    当初秦风在九级的时候,混元神功阳劲摧动,整柄刀便如同火龙,而现在,野狗也正是处在这一阶段.不过野狗无法渡化混元神功那霸道之极的内力,只能靠秦风将其硬性散到四脚百骸之中,却也因此将野狗煅练成了眼前这样一个刀枪不入的怪物.而这股阳劲,哪怕被秦风炼化了一遍,也终是还保留了他原本的一些特性,此时野狗与安自山这样的九级高手正面交锋,第一次摧动了全力迎战,便也终现了当年秦风在高湖与齐军大战之时刀势如火龙飞舞的英姿.

    身上空中的安自山将手中的半截刀用力执下,再一伸手从地上摄起一柄长枪迎头刺来的时候,野狗仍是一模一样的挥刀砍出.

    两声响,第一声,那半柄刀不知飞到了那里去了,第二声响,是安自山手中的长枪再度断为两截,这一次他再飞起的时候,身上都着了火.嘴里更是喷出血来.

    野狗勉强踏入八级的时候,便以一身重伤的代价,拼死了蛮族的九级巅峰好手,如今他已经踏入九级,用秦风的话说,便是面对宗师,野狗也堪一战.面前的安自山,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安自山小瞧了对手,采取了这样一种的确可以立威的方法来提振士气,但当他失败的时候,首先便让他的士卒的心凉了.

    在秦军士卒的心中,他们的主将自然是勇武无敌的,可现在,他们的依仗却如同一个皮球一般,被人一次次地击向空中,而最近的两次,飞到空中的那人,还在喷血,所有人的信仰,立时便哗的一下便垮了.

    远处烟尘渐起,数支兵马从不同的方向向着这里逼了过来,陈志华紧赶慢赶,终于是超上了这一仗,早前安自山壮士断腕,率最精锐的一部士卒突出了他的包围圈之后,说实话,他的心里是洼凉洼凉的,苍狼营再猛,可也只有五千人.

    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那些被抛弃掉的秦军之后,陈志华立刻不顾士卒疲惫挥兵追赶,先前从探子那里得知的情报更是让他心急如焚,因为探子告诉他,苍狼营被秦军包围了正在围殴.

    现在他终于看到了现场.

    此刻他狠不得将那几个探子的脑袋揪下来,那是苍狼营在遭人围殴吗?这是苍狼营在摁着敌人狠揍.

    他的目光转向了战场的正中央,然后便看到了那条飞舞的火龙,看到了一次一次被击向空中的安自山,他的舌头不由自主的吐出了老长.

    老天爷,安自山可是九级高手.现在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

    随着援军的到来,秦军终于是哄的一声溃散了,光是一个苍狼营,便已经将他们按在地上狠揍了,现在明军主力抵达,还有什么可以坚持的,哗啦一声,立时便作了鸟兽散,好在先前他们虽然被苍狼营暴打,但他们在外,苍狼营在内,此时逃起来倒是方便得多.便是安自山最为倚仗的中军,此时也已经有人开始奔逃了.

    陈志华策马缓缓靠近战场,手里的穿云弓抬起,瞄准了再一次被击向空中的安自山,最后却又放了下来,这人是野狗的,要是自己抢了他的活计,只怕这家伙下来便会跟自己犯横.

    便让他去乐呵吧!能这样虐一个九级高手的场景可也不常见,自己权当看戏了.

    “全面清剿秦军,多抓俘虏.陛下最在意抓俘虏了.”他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