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收网(3)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苑一秋想学学楚国的安如海和江涛,但他去忘记了一件事,这两员楚国大将当初之所以能在齐国翻起如此大浪,首先便是占了出其意料的先机.安如海大冬天里率万余士卒穿越落英山脉,杀入齐国时,齐国上下的确没有料想到这一点.更重要的是,当初齐军主力皆在准备围杀楚国皇帝闵若英所统率的数十万楚军主力,国内着实空虚.第三点,便是齐皇曹天成有意纵容,这位志在改革齐国的皇帝,需要这样一把利刃,将齐国国内的杂草好生的割上一割,这才有了这两员楚国大将名彪史册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

    可苑一秋却没有这种先决条件.

    当秦风听说苑一秋悍然过河,然后与金守德分兵而行的情报之后,先是一楞,然后竟是快活得哈哈大笑起来.

    宛县被景县,万县夹在中间,前面又有虎牢雄关,苑一秋这一过河,深入到宛县境内,先前已经从秀水河大桥过河的何卫平所辖各部立时便反插到了他的身后,在苑一秋与停驻临安的秦皇马越之间建起了屏障,将这两部之间的联系彻底隔断,万县和景县的兵马向中间一夹,苑一秋可就成了活生生的夹心饼干了.

    苑一秋只剩下了四万人,虽然这四万人都是从落英山脉调回来的善战之卒,但此时,明军在兵力之上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而且士兵的质量,也都要高出秦军士卒一筹,被围的秦军后路被断,粮草告急,想要劫掠补充,可小小的宛县,如何能凑得出四万人所需.

    “传令虎贲简放,星夜兼程,立即赶赴宛县县城,据城而守.”秦风盯着面前摊开的地图,道.他可不想又让这几万人钻到了县城里,再来一个据城而守,那打下来又要颇费周折.

    “传令追风于超,给我将金守德逼回去,不要让他四处乱窜了.”

    “传令宝清邹正,所部徐徐压向临安,警戒临安马越有否异常动作.”

    “传令各部,加速压进,将苑一秋所部给我统统压向宛县县城以东的长干里,就在哪里,将他们一网打尽!”

    随着秦风的命令下达,一个个信使如飞而去,明军各部如同一张巨网,缓缓地向着苑县收紧,挤压着苑一秋所部,而在临安郡,消息的突然涌入,也让这座雍都以北的大郡城瞬间失声.

    过了虎牢向雍都而行,便是秦国最为富庶的地区,秦国绝大部分的粮食,便出产于这一地区,在这一片方圆数百里的大平原之上,除了临安这么一座大城之外,便再也没有其它的险要关隘可以任仗,上百年来,因为被青州,虎牢,雍都这些地方包裹着,临安一地从来都没有遭受过战火的侵袭,但现在,青州,虎牢先后落于敌手,临安立时便赤裸裸的呈现在了敌人的面前.

    五万雷霆军的进驻,虽然给临安带来了战争的气氛,却也让临安人感到安心,这可是大秦的皇帝亲军,威名赫赫的雷霆军啊,只是看看他们的气势,他们的装备,便足以让他们觉得任何来犯之敌,都能被雷霆碾得粉碎.更何况,早些时候,十五万大军兵分三种向敌人发起进攻,更是让临安人将心落到了肚皮里,只等着好消息传来.

    消息终于是传回来了,但却绝对不是好消息,而是噩耗.

    相比于普通百姓们的盲目乐观,聚集在临安郡城里的秦国高层们,却是忐忑不安到了极点.因为他们与左右两翼的年纯凤与安自山已经整整半个月没有了任何的联系,而前军苑一秋送回来的书信,对于左右两翼的情况也是语焉不详.

    派出去的探子有去无回,对于有经验的将领来说,这样的事情,只会发生在一种情况之下,那就是在战场之上敌人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们的斥候屏蔽了整个战场,隔绝了所有的信息.

    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左右两翼已经陷入了极大的危险当中.

    三天前,苑一秋的最后一封来信,终于证实了这一点,万县已经陷落,年纯凤往下五万秦军,或俘或死,几无幸者.右翼整个陷落,代表着这一次的征伐已经完全失败.

    相比起年纯凤的全军陷没,苑一秋在信中所说的另外几件事,更是在临安激起了偌大的风波.

    首先,苑一秋认为左翼安自山也难逃明军剿灭,此战出征已经完全失败,现在不是能不能击败明军的问题,而是皇帝能不能安然返回雍都的问题.所以他将率所部拼死向虎牢关方向发起反扑,以吸引更多的明军,从而能使皇帝赶紧撤回雍都.

    这也就是说,苑一秋认为这此战役,大秦已经彻底失败了.临安郡虽然富庶,但却无险可守,郡城城池虽高,但却无法挡住明军的脚步,只有撤回雍都,凭借着上百年来秦国不断经营的这座都城,才能抵挡得住明军的攻势.

    可是一旦撤回雍都,便是将大秦最后一块膏腴之地拱手相送,大军就算撤回了雍都,又能怎么样?那时的大秦,可就只剩下一个雍都了啊!十五万大军的彻底覆灭,算是榨干了秦国最后一点血肉.

    而苑一秋提议皇帝马上晋封卞无双为王,召卞无双回雍都主持军事,更是让所有在临安的人目瞪口呆,这比之前邓洪临死之际的上奏要更上一层楼了.封王,所有军政大权全都托付于卞无双,这将要置皇室于何地?

    随同秦皇马越一齐出征的秦国高官们现在是噤若寒蝉,大局陡然之间崩坏如此,是谁也料想不到的.

    特别是从昨天开始,被封锁已久的情报,突然之间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向着临安郡涌来.但是传回来的消息,却没有一个是能让人稍感安慰的.

    临安懂得军事的人心中都清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前方的战事,已经结束了.

    传回来的情报也的确证实了这一点.

    右翼年纯凤全军皆殁,自年纯凤以下的大将基本全都战死,五万大军,不复存在.

    右翼安自山,被明军围攻,安自山被明军大将甘炜阵斩,五万大军全军覆灭.

    前军苑一军,率部渡过秀水河,眼下战况不明,但只看明军老营宝清营徐徐向着临安郡逼近,便能猜到苑一秋的最后下场.

    那一封信,竟然是苑一秋最后的绝笔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临安郡是守不住了.苑一秋的最后挣扎,只不过是为皇帝争取到了撤通的时间.要是等到苑一秋也全军崩溃,明军大部压向临安郡,那撤退雍都,都成了镜中月,水中花.

    临安府马越的行宫所在,大殿里能被砸的东西,几乎已经全都变成了碎片,马越状如疯颠,手持着长剑,目光血红的瞪视着下面满地跪伏的大臣武将们.

    “朕还有五万雷霆,还有一战之力,朕要与秦风决死临安郡.”他愤怒的咆哮之声在大殿之中回响,然而回应他的只是所有将领大臣们的沉默和无语.

    临安无险可守,多年的平安无事,让这里武备守驰,虽是郡城,但并没有坚守的任何条件,面对着明军的虎狼之师,在临安与明军决战,无疑是最差的计划.

    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皇帝的愤怒需要发泄,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即便是皇帝,也终是无法拗过大势,退守雍都,基本上是最后的选择.

    果然,在众人的沉默声中,马越的咆哮之声终于沉寂了下来,满脸颓丧的他扔掉了手中的长剑,疲惫的坐了下来,突然之间双手掩面,竟是双泪长流.

    “朕不孝,竟致国势败坏如此.”他哽咽着道:”传令下去,准备撤回雍都.”

    “陛下圣明!”所有人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立即传旨青河郡,晋封卞无双为镇国王,总揽全国军政事,让他立即率兵,返雍都勤王御敌.”

    所有人再一次叩首领旨,事情,转了一圈之后,再一次回到了起点,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接受邓洪临死之前的建议啊,可现在,大秦最后的一点底子已经被榨干,面对着明军的强势反扑,卞无双会奉旨么?

    一旦撤回雍都,就意味着大秦帝国只剩下了廖廖数郡之地,而其中最为强大的青河郡,还是在卞无双的控制之下.

    卞无双,会奉旨么?

    所有人都在怀疑着这一道旨意的最终下场,而临安,却在撤退的旨意下达之后,彻底的乱了.皇帝要跑了,皇帝要舍弃临安了.

    临安城中,无数人开始收拾包裹,将家当装上马车,准备随着皇帝一齐逃亡雍都,也有人却安坐不动,却将一个个先前被他们藏在家中的明国商人如同上宾一般供奉起来,这些人,大都是与明国商人有着密切往来的人,大战起时,这些人存着两面下注的心事,一边殷勤的向秦国供献粮草粮饷,一边却又将秦皇下令要抓起来的明商偷偷的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现在,终于用得上了.有了这些人,他们就无须担心以后会遭到明人清算,再者这些商人往来秦明两国之间,对于明人的政策,比起一般人要了解得更多.

    明军主力还未渡过秀水河,临安郡里,已是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