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入楚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井径关,曾经是一个小小的关隘,多年以前秦军在一举歼灭了左立行的楚国西军之后,大修井径关,将这个小关隘变成了牢牢扼住落英山脉主动权的大关卡,但在第二次楚秦大战,安如海趁着明秦交战,秦国大败的时候,一举夺回了井径关,使得井径关重回到楚军的掌握之中.而秦军则退回到了照影峡,两军中间隔着数十里的距离相互对峙,却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剑拔弩张.

    楚军实在是没有了实力.安如海带走了一万最精锐的西军,然后全员葬送在了齐国.随后宿迁又奉朝廷之令,带领两万西军入朝,这使得楚国西军重新陷入到了极度的空虚当中,井径关这里驻扎的五千楚军,安阳郡还有五千楚军,这就是楚军现在在安阳的全部实力了.

    而落英山脉的另一边,秦国卞无双一度拥有十万大军,在力量之上对楚国形成了绝对的压制,这本来是卞无双最好的机会,如果他愿意,碾压楚军的确没有任何问题.楚军唯一可以依仗的便是井径关了,但五千人的防守力量的确是太薄弱了一些.

    现在,秦军出了照影峡,约一万人的军队,就驻扎在离井关不到数里的一片树林之中,星火点点,毫无顾忌的展示着他们的存在.但他们却没有向外面派出任何的斥候,也没有建立其它任何的防御措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将营垒稀松寻常的摆在那里.

    如果楚军想要偷袭,可以轻而易举的攻进他们的营寨.

    井径关看起来也很轻松,关门虽然关闭着,关墙之上也有不少的士兵来回巡逻,但所有人却都是神情轻松,城墙之上,也看不出丝毫有备战的意思.

    所有的奥秘,自然都存在于此时的井径关中,秦国大将军卞无双,此时就在这里,而与他相对而坐的,可不是南阳郡守贺子君,而是来自上京城的新任兵部尚书连波.

    连波也算是几起几落.他本来是先前闵威时期的兵部尚书,闵威驾崩,杨一和倒台,他这位兵部尚书受了牵连下台去职,本来已经回乡去含饴弄孙了,但这几年楚国国内局势变化诡异,先是罗良得势,程务本被压制得很狼狈,但随着罗良在东境进展不顺,败仗连连,程务本又重新署理兵部尚书,但却只是有职无权的空头尚书.

    但从去年到今年,楚皇闵若英在齐国大败而归,程务本骤然之间便权势熏天,这空头尚书一下子便名至实归,更重要的是,因为现在程务本手里握着大楚最大的一支兵马,是楚国抵御齐国最大的倚仗,这兵部尚书可就成了所有朝政的中心,连首辅马向东,也不得不仰其鼻息.

    这样的政治局面当然是不正常的,在东部形式渐稳之后,楚国闵若英的反击终于连续到来,先是罗良的原部将连二接三的被派往了东线,虽然统率的部下多是新军,但终归是有了些实力.接着便是宿迁率两万西军进入东部,这成了朝廷与程务本抗衡的最大的本钱.

    有了这些,闵若英终于有了些底气,借口程务本长期驻扎荆湖防线不在上京城,不能到署理政,重新征召了赋闲在家的连波重任兵部尚书.

    这样一个人选,谁都没有话说,连程务本也没有话说.

    而连波重新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秘密的接洽卞无双的投奔楚国事宜.

    这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到现在,整个楚国,也只有皇帝,首辅马向东以及兵部尚书连波知晓.

    要知道,卞无双可不是单身独骑如同丧家之犬来投靠楚国,而是带着全副武装的五万大军.如果说闵若英不惊惧,不担心,不疑惑那自然是假的.但随着明军在秦国的节节胜利,秦国已经如同风中残烛摇摇欲坠的时候,闵若英却是越来越放心了.

    卞无双这是走投无路.他如不走,必然便要与明军相冲突,但以明军的强势,他最终的结果肯定是不言而喻的.

    卞无双自然不是什么忠义无双的人,所以他不会为秦国殉葬,与其与明军碰撞之后狼狈不堪的逃亡,那自然是带着数万大军投奔楚国要好得多.

    前一种结局,卞无双将会成为楚国手里可以任意拿捏揉搓压榨的对象,但后一种结果,却是楚国必须要仰仗卞无双.

    楚国现在实力已经很弱了,朝廷控制的力量更少,荆湖防线的军队一年来是愈来愈多,愈来愈强,但这是掌握在程务本手里的.闵若英想尽办法,也不过是在这条防线之上掺了一些沙子,但还得受程务本节制,就连宿迁也不得不在名义之上受程务本的节制.

    闵若英手里的确还有火凤军,但这支军队必须驻守上京城,闵若英是绝不敢让他们再出京的.

    如果卞无双率五万秦军投楚,楚国国内的力量便会出现极大的改变,卞无双在楚国没有依仗,率五万大军投楚的他,必然要紧紧地依靠闵若英,才会有源源不绝的钱粮供应,要知道卞无双入楚,可不仅仅是五万大军,还有这五万大军的家属.

    但有了这五万大军,闵若英就有了收拾程务本的底气.不仅是在兵力之上,他至少不弱于程务本手中的势力,更重要的是,卞无双的军略,并不弱于程务本.

    闵若英之所以一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一来是因为程务本现在实力太过于雄厚,二来也是现在楚国国内,实在是没有人能与程务本瓣手腕.连波虽然是老资格的兵部尚书,但长于打理兵部杂务而无领兵的实际经验.并不足以担当现在楚国的危险局面.

    卞无双来投,可以说是一举解决了闵若英现在面临的最大困境.

    这也是闵若英对此极其热衷的原因.

    屋内只有两个人,相对而坐,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连波,另一个却是正当壮年的卞无双.

    “卞将军,您能来我大楚,我们是热烈欢迎的.”连波字斟句酌,楚国的确需要卞无双,但如果表现得太热切,不免会让眼前这人得寸进尺,都是千年的老狐狸,谁也别想蒙骗了谁,那么相互之间的讨价还价,自然可以正大光明的放在明面之上,打开窗户说亮话,别得以后再生龌龊.毕竟一旦卞无双成行,那以后,就是绑在一起的利益体了.”不过这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一些,足足近三十万人口的大迁移,这对于我大楚来说,是一件极其沉重的负担.”

    “卞某知道,安阳一直是地广人稀.”卞无双微笑着道:”三十万人,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数字,而且连尚书,我们只不过需要的是一笔安家费而已,我们这些秦人,别的什么没有,但吃苦耐劳那是没得说的,只要熬过了这个冬天,明年,他们就能自食其力了.”

    “三十万人的安家费?”连波苦笑:”这个数字,卞大人也该知道,现在对我们大楚来说,不是一件轻松事情.”

    “一次性的投入,换来的是安阳的长治久安,还有一支五万人的军队,五万可以为皇帝陛下尽心尽力的军队.”卞无双微笑着道:”我相信,陛下一定需要这支军队.至于钱嘛,我觉得陛下是可以承受的.实在不行,可以去找明国的银行贷款嘛.”

    连波瞅了一眼卞无双:”难题就在这里,楚国接收你,是冒了与明国翻脸的危险的,卞大人也明白,现在楚国的军费,一小半都是来自明国贷款,而在武器之上,更是仰仗明国.如果因为你这件事情,明国与我国翻脸,对我们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所以这件事情,怎么敢让明人知晓?”

    “这是贵国的事情了.”卞无双一仰身子,淡淡地道:”我要的不多,三十万人,三百万两银子.贵国便能得到一支五万人的精兵以及数十万人可以为你们效力的子民,还有我卞无双的效忠.至于明国,我觉得连尚书大可不必担心这么多,一来,他们现在还要与马越进行最后的争夺,雍都不是那么好打的,二来,即便他们掌控了整个秦国,想要消化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这样的关键时刻,他们又怎么会与楚国再起争执呢?再者,据我所知,现在楚国与明国的商业来往极其紧密,而商人在明国的势力极大,贵国也可以利用这一点在明国活动,毕竟现在齐国不但是悬在楚国头上的利刃,也是明国最大的敌人嘛!”

    连波沉吟半晌,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的确,楚国需要卞无双,比卞无双需要楚国更多一些,假如楚国当真不接纳卞无双,此人还有另一条路走,那就是直接投降了明国,那楚国可就是鸡飞蛋打了.

    哪怕卞无双可能要得更多,眼下楚国也只能接受.银子,权力,现在都可以给他,只要卞无双入楚,总是需要受到制衡的,三十万秦人跟着卞无双入楚,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成为卞无双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