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担心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三十万人呐,如果全都进入安阳郡的话,基本上就与这里的原著民差不多了,只怕今后的冲突也少不了,以秦人的勇悍,安阳的土著铁定是要吃亏的.而且朝廷还要养这些人差不多一年,对于现在的楚国来说,绝对算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卞将军,就不能在青河宣布易帜么?这或者也是一条出路!”轻轻浮去茶碗之上的浮末,连波问道.

    ”先前贵国不是还在担心触怒大明还惹来两国纷争,现在怎么就不怕啦?我易帜很简单,一夜之间,青河郡和这落英山脉尽可都挂上大楚的旗帜,但接下来呢?”卞无双似笑非笑地看着连波,”秦风早已将整个大秦都看成了他的囊中之物,结果到了他收获果实的时候,被楚国生生的瓣走一块,您说他会是什么反应?”

    连波也只是姑且一问.这结果还用说吗?到时候对方肯定是勃然大怒,然后挥军来攻,指望明国会顾忌现在的大楚,那是在做梦,只不过临来之时,皇帝有这个想法,所以他也只能这么试一试.

    闵若英的想法,便是要军队,不要那些百姓.

    但这,在卞无双这里显然是行不通的.卞无双率五万人投楚,如果不将他们的家眷都带走的话,那士兵何来斗志?任由那些家眷落在明军手里,只怕这五万人还没有走多远,就会跑掉一大半吧.

    “连尚书,有收获,就必然有付出,这是亘古不移的道理.贵国应当早就决断了,明军进军迅速,再晚,我们可就要另做打算了,毕竟几十万人的移民,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卞无双站了起来,”卞某人投楚之心是诚恳的,我想信贵国也能感受到,于我而言,这必竟是更好的选择.可如果此事不偕,我也就只能向秦风投降了,虽然不能再指挥千军万马沙场纵横,但当一个富家翁,安享荣花富贵总还是没问题的.”

    “卞将军的意思我明白了.”连波站了起来,”我们大楚对卞将军也是欢迎的,不如先将移民的事情做起来,所需费用调拨还需要时间,但粮食这些安阳却还是能支撑一段时间的,等我回到了上京城,再力推此事如何?”

    “那好,就先将移民做起来吧!”卞无双微微一笑,拱手道:”有关移民的事情,以后便由我的儿子卞文忠负责了.”

    “安阳这边,由安阳郡守贺子君全权负责,卞将军尽管放心.一应所需,必不会短缺.”

    “好,既如此,那我便回去,一个月之内,我将率麾下五万精锐,进入大楚.而我本人,也会去上京城朝贺皇帝陛下.”卞无双道:”告辞!”

    “我在上京城恭贺卞将军大驾光临.”连波微笑着拱手相送.

    站在高高的井径关城墙上头,看着远处的秦军一队队的拔营离去,连波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从内心里讲,他是不想程务本垮台的,程务本不管对皇帝怎么样,但对于大楚,他是尽心尽力的,甚至可以说是不计毁誉,不计身后名的.程务本不是蠢人,他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于楚国虽然有益,但却与皇帝之间的裂缝愈来愈大.

    重新上任的连波很清楚皇帝与程务本之间的问题所在,但他却无法解决,没有那个皇帝会原谅一个在战场之上抛弃了他的将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

    两人之间的矛盾无可调和,皇帝一门心思的在想着如何在荆湖防线之上程务本的大军之中掺沙子,安插自己的力量,而程务本与在是铁了心强势的压着朝廷不但的往荆湖防线调拨粮食武器饷银.他愈是这样做,便愈是让皇帝痛恨.

    没有一个皇帝会喜欢这样被人逼着做某一件事情.哪怕这件事情,的确于国有益.

    两人之间,必然要牺牲一个.那么牺牲谁,就不言而喻了.

    作为大楚的老臣,连波只能决定牺牲程务本.

    罗良已经证明了他不堪作为一个方面的统帅人选,而卞无双此时的来投,无疑是解决了闵若英一直难以解决的最大难题.

    卞无双可以替代程务本,更重要的是,他有五万大军.

    这五万人进入楚国之后,是一定要被拆散的,不管是皇帝还是连波,都不会容忍卞无双带着五万大军去荆湖防线,这一点,也是对卞无双说明了的,这五万人,将有一部分留驻安阳,一部分在上京城外驻扎,作为上京的扈从,剩下的一部分,才会随着卞无双去荆湖防线.

    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卞无双答应得非常爽快.

    连波非常了解程务本,但他却不了解卞无双.但从卞无双在秦国存亡之际,毫不犹豫地便抛弃掉秦国便可以看出,此人心中是没有什么忠君之念的,他最看重的,恐怕便是权势.

    此人去了东部防线,当真是楚国之福么?

    连波不知道.

    但他没有选择.

    因为再拖下去,皇帝或者会霸王硬上弓地要解决程务本了.

    而楚国需要荆湖防线能够平稳过渡.连波办完了这件事,引卞无双入朝之后,接下来,他便要去荆湖防线见程务本了.

    他长叹了一口气.程务本会放下么?他不知道,如果程务本不放下,那荆湖防线的动荡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只希望到时候,有了卞无双的这些军队,能够弥补这一次的动荡所带来的损失.

    秦军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只留下了无边的黑暗,连波却还是久久的伫立在夜风之中.

    照影峡秦军大本营,现在已经进驻了三万大军,而出了照影峡,无边无际的窝棚里,便住着这些大军的家属,他们将随着军队,一齐进入楚国.

    五万大军,三十万家属,当这些人离开青河郡之后,青河郡将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

    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便服来到书房里刚刚坐下,卞文忠便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看到那人,卞无双站了起来,双手一拱:”郭统领,久等了.”

    “不久不久!”郭九龄笑咪咪地道:”来得正好,刚刚碰到了秦国皇帝给你封官的天使,你现在可是镇国王了呢?怎么样,这可比去楚国要光鲜得多哦.”

    听着郭九龄的玩笑话,卞无双哧的一笑:”如果这一份圣旨是在虎牢刚刚出事的时候传给我的,那我还真会接受,现在封我一个镇国王有什么用?一个光杆镇国王除了给我招祸,对我还有什么其它的好处么?郭统领,坐吧!”

    “如果那个时候马越便封了你为镇国王,你会怎么做?”郭九龄接过卞文忠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带着好奇的口吻问道.

    “决不会傻不拉叽的这样带着数十万大军去与明军决战!”卞无双笑了笑:”我会逐城逐地与明军慢慢地拖,慢慢地打.同时呢,我还会派人去齐国,将虎牢以北的土地,什么青州,丹阳,兴元统统都卖给齐人,郭统领,你说如果我们与齐人签下这么一个条约,齐人会不会在虎牢打得更卖力一点呢?”

    “的确是好主意.”郭九龄微微色变,卞无双的举动,无疑是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可惜啊,马越看不到这一点.”

    “所以秦国会以更快的速度亡国.”卞无双叹道:”如果按我的法子,至少还可以拖个一两年,一两年的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的确,世事不可测,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郭九龄点了点头:”与连波谈得怎么样?”

    “他们没有多少选择.”卞无双道:”对于我率大军去投诚,于他们而言是天降喜讯,三十万人移民,对他们而言,也够呛的.”

    “不要紧,咱们大明的银行会慷慨地给他们贷款的.”郭九龄笑嘻嘻地道:”这三十万人,便暂时让楚国替咱们养着吧.文忠说,你入楚之后,所属五万人,会被分成三块.”

    “不错,我能带到东部防线去的,只有两万,另外一万留驻安阳,另外两万,分驻上京城左右.”卞无双道.

    “这是想慢慢地消化吞了你这几万人呢!”

    “只要他们的家眷还在安阳,我就有法子将他们收拢起来.”卞无双道:”安阳留下一万人,意思就在这儿了.”

    “你不久之后,必然会被派到荆湖防线去,你这两万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但想要顺利接管整个防线,恐怕还是有不少不同意见的.”郭九龄道.

    “这个,我自有手段!”卞无双傲然道.

    郭九龄一摊手,”我们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孤军奋战,所以在哪里,我们也给你准备了一些帮手,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们会让他们对你的行动加以协助.”

    “你们在那里也有人?”卞无双微微变色.”那些人知道我的身份?”

    “当然不,哪怕到时候我们让这些人协助你,他们也不会知道你真实的身份,你的身份,不到最后一刻,是绝不会被揭穿的.”郭九龄道.

    “江上燕?”卞无双试探着问道.

    郭九龄大笑起来:”恰恰不,江上燕这小子,是坚决的程务本派,不过随着程务本的倒台,估计他也会倒霉,你不要对他下杀手,到时候我们会将他弄走的.”

    “这样的死心眼儿你们还要?”

    “谁让他跟着我们一起打了哪么多年仗呢,他跟大明很多将领都有极深的感情,陛下也不想看着他死,再说程务本一死,他也没了着落,不回大明,还能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