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可敢一战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宛县,长干里.最后的秦军被团团包围.

    四万秦军在渡河之后,旋即遭到了来自万县,景县以及秀水河大桥方面明军的三路夹攻,生存空间被步步压缩,当剩余的军队被压缩到长干里之后,已经只剩下了五千余人.

    追风营,赶死营两支骑兵部队近万人在战场之上来回驰骋,却并没有发起进攻,他们的任务只是封锁住残余秦军的最后退路,最后的一击,却是由矿工营发起.

    现在秦军不得不面对矿工营的重步兵,这是曾经与秦国邓素的最强铁骑一战亦不曾落了下风的天下一等一的军队,不到万不得已,没有谁愿意与他们在这种情况之下面对面硬扛.

    因为硬扛的结果,只是死路一条.

    如果是在一般的情况之下,苑一秋有无数种方法能够拖垮这支重装部队,但现在,明知不敌,他却仍然只能拼死一战.

    哪怕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送死.

    矿工营五千重步兵缓缓展开,映照在秦军的眼帘之中的,便是黑压压的一片钢铁丛林和林立的长枪,大刀,铁盾.

    陆丰立于队伍的正中间,这场大战已经到了收尾阶段,终于轮到他了.这段时间以来,他的矿工营可算是憋坏了.

    陆丰深知矿工营的弱点,攻城,他们这支重装部队很难爬上城去,论快,他们不但跑不过骑兵,连一般的步兵都跑不赢.矿工营的作战优势很明显,但缺点也同样明显.

    也只有在这种特定的条件之下,矿工营才能大展身手.

    他猛地拉下面甲,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大刀,猛地向下一挥,厉声喝道:”攻击!”

    一排排黑色的钢铁丛林缓缓的向前移动,对于天下落下的羽箭,根本就不管不顾,羽箭落在他们的头上,也不过就是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连给他们挠痒痒也做不到.

    “冲啊!”金守德率众发起了绝望的冲击,站在原地,他们会活生生的给这些铁架子挤死.秦军呐喊着向前冲去,重重地撞在那一排排缓缓推进的铁盾牌之上,这些铁盾,曾正面硬撼过秦国铁骑的冲击,又岂是这些步兵能撼动的.

    长枪刺在铁盾之上,卡嚓一声,首先承受不住的倒是枪杆,立时便从中断为两截,大刀砍在铁盾之上,铁盾微微颤动,刀锋之上,立时布满了缺口.这些铁盾的盾面,可不是平滑的,而是布满了密密匝匝的小铁桩.

    一击无功,功势稍挫的一瞬间,一柄柄长枪立时从铁盾之后刺了出来,哧哧之声不断的响起,一刺一收,已是齐唰唰地将最前面的一排秦兵放翻在地.

    轰的一声响,铁盾重重的砸在地上,一柄柄长枪架起,不断地吞吐,也在不断地收割着一个个舍死忘死扑上来的秦军.

    金守德冲了上来,两拳重重的轰在面前的铁盾之上,轰隆一声巨响,两面铁盾顿时变形向内凹进,后面的两名明军一声不吭的向着地上软倒,金守德狂吼着冲了进去,向前不过踏出两步,抬头赫然发现,又是一排铁盾竖在了他的面前.

    狂吼,又是两拳击出,再次击倒面前的阻挡者,再向前冲.

    九级高手金守德,用自己的血内之躯劈开了挡在他前面的矿工营士兵,但是却没有后续者能跟上来.在金守德闯进去的那一瞬间,左右两边的矿工营士兵已是向缺口一合,瞬间便将这个缺口给补上,后面冲上来的秦军,立时便被疾刺而来的长枪给刺翻在地.

    金守德向前冲得太快,瞬息之间,已是击倒了三排铁盾兵,不过,他也彻底成了被困在阵中的一个孤家寡人.

    在他冲过第三排之后,在他的周围,矿工营士兵已是默不声的变向,八名矿工营士兵向累齐进,手中长枪疾刺而出.

    长干里,唯一的高地之上,苑一秋看着金守德率部发起决死冲锋,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士卒倒在那犹如黑色丛林之前,他看着金守德冲进了阵中,看着金守德从最开始的疾如风火变得举步维艰,看着金守德的身上渐渐的绽现出一朵朵的血花,看着那些钢铁人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挤压着金守德的空间.

    他泪如雨下.

    即便是九级高手,陷进了这样的钢铁丛林,也不可能能轻易脱身,更何况,金守德完全抱了必死之心.

    刚刚还巍立不动的钢铁丛林忽然又开始了向前移动,浑然不顾在他们之中,还有一个被裹协在其中的金守德.

    而金守德,已经完全失去了向前的力量,竟然被整个移动的钢铁洪流挤压着向着长干里这边在移动.

    军阵在移动,但针对金守德的攻击和挤压并没有停止.

    当他再一次凶狠的击出双拳,将面前的两面铁盾打翻的时候,后面的明军士卒却还有余力狠狠的刺住了他们手中的长枪.

    两手箕张,将两柄长枪抓在手里,不等他做下一个动作,其它三个方面的长枪带着哧哧的风声猛刺而来.

    金守德长声惨呼,猛然发力,拗断面前的两根长枪,猛力向前掷出,如此短的距离掷出长枪,强悍的力道破开面前士卒的铁甲,两名士卒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但金守德也在这一瞬间被另几柄长枪挑了起来,甩向空中.

    人离地不过数尺,前后左右,无数大刀立时便劈了过来.

    一片血雨崩落,金守德顿时被斩成了无数块血肉,从空中稀里哗拉的落了下来.

    咣当之声连续响起,刚刚被金守德搅乱的正中间的这一块铁甲迅速地合拢到了一齐,跟着前队的步伐,继续向前.

    长干里,最后的两千余秦军哑然失声.

    一个强悍的九级高手,就这样被一些普通士兵格杀在军阵当中.

    苑一秋脸色惨然,看着步步逼近的钢铁丛林,他缓缓拔剑,游目四顾,看着最后的部众:”各自求生路吧,愿意投降的就投降,不会有人责怪你们的,你们,已经非常勇敢了.”

    丢下了这一句话,苑一秋一声长啸,身形骤然拔起向前冲出,势如闪电,形似飘鸿,须臾之间便到了矿工营的军阵之上.

    一柄柄长枪立时林立而起,向着空中的苑一秋刺出,一柄柄长刀挥舞,在军阵之上,形成一片刀光,苑一秋身形不停,脚彩在一支支枪刃之上,踏在一柄柄刀背之上,迅捷的向前突进.

    他的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远处观战的那一面镶着金边的大明日月旗.

    在他的身后,二千余秦军发出了呐喊之声,他们追随着主帅,向着明军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秦风,可敢一战?”苑一秋不用回头,也知道他的士兵在干什么.他们在用死亡,用鲜血为自己壮行.

    他厉声怒吼起来.

    “秦风,可敢一战?”

    喊声如雷,滚滚掠过战场之上,苑一秋速度极快,转眼之间便已经越过了矿工营,而矿工营并没有因为苑一秋而转身,他们在攻击无效的情况之下,没有丝毫的犹豫,仍然在继续向前大踏步前进.他们要绞碎的是面前的敌人,至于已经越过他们的敌人,自然有其它人去料理.

    秦风的身前,虎贲和羽林两个军队林立.看着越来越近的苑一秋,简放与蒋豪不约而同的抬起了手:”箭!”

    无数弩机瞬间抬起了头,对准了那个笔直冲来的人影,只等下一个命令抵达,万千弩箭便将射向空中,别说苑一秋只不过是九级巅峰,便是宗师,也能将他射下来.

    “放他过来!”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声音不大,却传遍了整个战场.

    简放和蒋豪的手放了下来,厉声喝道:”收!”

    弩机低下了昂起的头.

    “散!”

    两营士兵齐唰唰地左右一转,踏着整齐的脚步声,向着左右散开,顷刻之间便已经让出了一大块地方.当苑一秋抵达这个地方的时候,这个地方已经完全空了出来,而这片空地的尽头,便是那面镶着金边的大明日月旗.

    旗下,秦风居于正中,左边是闵若兮,右边站着瑛姑.大明三位宗师,轻松地看着掠空而来的苑一秋.

    苑一秋落下地来,回头看向长干里,就是这几个呼吸的功夫,他身后的最后两千秦军已经尽数地倒在了矿工营的刀枪之下,此时,矿工营正转过身来,后队变前队,却并没有向前压进,而是原地矗立如山.

    马蹄之声隆隆传来,先前游戈在外的追风营和烈火敢死营一队队的向着这边奔来,首先抵达的是一名名旗手,旋即在这些旗手的身后,一个个骑兵纵马奔来,列队而立.

    数万人的战场,此时却只余下马嘶之声,数万明军,在这一刻鸦雀无声.如此兵势兵威,让苑一秋凛然色变,这便是明军百战百胜的大军么?秦军输得不冤呐!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长剑缓缓抬起,指向对面.

    “秦风,可敢一战?”

    他厉声喝道.

    “我去收拾他吧!”闵若兮跃跃欲试,在秀水河边,她一拳镇压了钟镇,可钟镇跟苑一秋,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那钟镇不过勉力跨过了九级的门槛,而苑一秋,离那扇门,只不过就那么一张薄纸没有捅穿.

    “他叫板的是我!”秦风扭动了一下脖子,”兮儿还是给我掠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