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朝闻道,夕死可矣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缓缓而出,赤手空拳,一步步走向持剑而立的苑一秋。

    盔甲破乱,披头散发的苑一秋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秦风。自秦风逃到越国之始算起,至今也不过倏忽七个年头。七年啊,不过弹指一挥间,但就在这样短短的七年间,此人却从无到有,硬生生的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帝国,灭越吞秦慑楚,明国一天天坐大,眼见着这天下,四强圣峙转眼便要成为两强争霸了。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不管那个国家,都存着想要一统天下的心思,即便是僻居西方的秦国,又何尝没有想过这个宏大的愿望,可谁能想到,最后居然让眼前这个人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

    苑一秋很佩服秦风。不论是治军还是理政,此人所展现出来的才能,让人叹为观止,前越在以前四国之中添居末座,但到了秦风手里,忽忽数年便已经将秦国打得再也爬不起来了。

    这一败,败得是秦国的百年国运。对于定点,苑一秋很清楚。这一次大征的二十万大军,已经是秦国最后的底子了。而这一败,秦国别说进攻,便连防守的力量也将失去,剩下的五万雷霆军虽然是秦国最为精锐的部队,但一个雍都,就不是他们能守得住的。

    而更为重要的是,人心已散。

    这一次明国攻打秦国的主力,不是大明以前的老营,而是自虎牢边军改编而来的虎牢新军三万人和陆大远所部一万人。能收复这些前秦人并且迅速地让他们死心塌地的为其所用,便已经让人难以想象了。

    秦风治人,用人,已经无法以常理来形容了。

    想想大秦皇帝马越,先是在大战来临之际,杀了邓洪,使得青州卢一定心中惧意更甚,终是投了明军,没了邓洪,仍然不肯启用卞无双,生怕卞无双再次坐大威胁皇机,可现在,卞无双倒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落英山脉了,但大秦却要亡国了。

    用人一道,马越与秦风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了。

    治国,首在用人呐!

    苑一秋叹了一口气,看着徐徐而来的秦风,他将剑插在自己的身前,伸手,慢慢地将身上破烂的甲胄解了下来,随手扔在一边。

    秦风走到了他身前丈余处,看着苑一秋,突然摇了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

    苑一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伸出,握住了身前的剑柄:“身为统帅,我已经一败涂地,输得无话可说。所以今日挑战陛下者,不是大秦将军苑一秋,而是秦国苑一秋。”

    秦风一笑:“左右不过掩盖盗铃罢了。苑先生,秦国大势已去,以你之能,又何必要一条道走到黑呢?大明很大,秦某人的心也很大,有的是苑先生安身立命的地方。”

    面对着秦风直截了当的招揽,苑一秋却是摇了摇头:“苑某一生,信义二字深入骨髓,陛下不必多言。大军已败,苑某更无颜苟活一世,今日这一战,苑某只是作为一个武道中人向往武道之心而已。”

    秦风叹了一口气,苑一秋这样的人,一句话便已经够了,他既然已经断然拒绝,再多说可就是自取其辱了。“好,既然你意已决,那我便成全你这番心事。”

    秦风抬手,看着对方,沉声道:“请!”

    苑一秋拔剑,秦风虽然赤手空拳,但他却并不认为那是秦风轻视于他,两人之间就境界上来说只是隔着一线,但就是这一线,或者便是天堑之别。

    苑一秋手中的剑慢慢地亮了起来,犹如一道道光芒在剑上不停地滚动,渐渐的,苑一秋手中的剑消失了,但身周却在瞬息之间,剑气纵横,盘绕着苑一秋,蓄而不吐。

    秦风微微皱眉,苑一秋当真已经是站在了九级的最高点上,单是这一手控劲,便已经无限接近宗师之境了。

    伸出去的手慢慢的收了回来,随着缩回来的手指轻轻一捺,一道无形无质的真力便倏忽出现在指间,凝而不散。

    外人感受不到,单从外表上来看,此时苑一秋声势极是吓人,周身缭绕的剑光盘绕,而站在他面前的秦风,却是普普通通再平常不过。但苑一秋却是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秦风指间那一丝劲力。

    忽尔炙热如九天烈焰,时而阴柔如地狱幽泉,忽在平和如春日之风,他竟然完全摸不透对方的劲力究竟是阳刚到了极点抑或是阴柔到了极致。

    自己剑气化身千万,对方却只是一道,但这一道,却胜过自己千千万万了。

    两人甫一出手,苑一秋便知自己绝无胜机,但他既抱死志,自然根本就不会理会双方实力之上的差距,此时说他心丧如死已是名符其实。人虽然还活着,但一颗心早已随着十数万大军的覆灭而死去了。

    卟的吐出一口气,万千剑光微微一颤,瞬间便如同千军万马一般,向着秦风扑至,有的当面直刺胸腹,有的袭头,有的削足,有的竟是在空中绕了一个大弯子,从背后直扑秦风。

    千万道剑光,眨眼之间已是将秦风完全淹没。

    秦风一指虚按,真气无声无息破空而去,于万千剑光之中径取一点,叮的一声轻响,外人不闻,苑一秋却是心头大震,这一道劲气,准确的找到了万千剑光中的本体。

    波的一声,苑一秋身上已经多出了一个血洞。

    秦风踏前一步,苑一秋遭此重创,却是不退反进,伸指连弹,溅出来的鲜血染红剑光,刚刚白光缠绕的万千剑气,陡然之间便成了血剑。

    “天魔解体?”闵若兮脱口而出。当初他与秦风逃亡落英山脉的时候,为了掩护他们,郭九龄便曾使出这一招,自然功力大进的时候,却也大为折损元气,哪怕后来舒畅费尽心力,也不过是帮郭九龄延寿而已,根本无法让他再重现当年辉煌。这是一个极为邪门的功夫,但不到最后拼命的关头,却也绝不会用。对照眼下苑一秋的境地,使出这一招,却是再也合适不过了。

    “不是!”瑛姑却是摇了摇头。“苑一秋与陛下今日这一战,是为武道极致,苑一秋如果使出这样的法门,就有违他之初衷了。而且就算他使出了这样的法门,也不可能是陛下的对手。”

    “武道极致?”

    “苑一秋距离宗师之境,就差那么一点点,在九级巅峰之境上,已经无人再是他的对手,便是初入宗师之境的人,他也可以斗上一斗。”

    “大姑这是说他可以与我斗上一斗吗?”闵若兮有些不服气。

    瑛姑一笑:“公主初入宗师之境,对于力道的掌握和真气的收放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的,苑一秋如果与公主一战,纵然不敌,却也能让公主难受上好一阵子。此人年近古稀,在武道之上浸淫已久,着实是一个难得对付的好手。”

    “宗师之下全无敌吗?”闵若兮抿嘴一笑:“那也不见得,要是野狗上去跟他打一架呢?”

    瑛姑却是脸色一黑,“野狗这种人,不在其列,他就不能算是一个人了。不过就算是野狗上去能打死苑一秋,自己也要变成一个血葫芦。”

    “能刺破野狗的防御,那此人当真是厉害之极了,只可惜,那就要死了。”闵若兮叹息了一声。

    苑一秋如同一个血人一般身形纵横,往来入电,围绕着秦风倏忽来去,场中,万千血剑纵然声势惊人,便秦风却似乎闲庭信步,每次一伸手,苑一秋身上便多出一个血洞。

    骤然之间,剑光敛去,苑一秋收剑而立,身上血肉模糊,一剑斜斜向天,身周无数劲力尽数敛入体内。

    秦风脸露异色,却并没有继续进攻,反而向后退了一步。歪着头,脸露好奇之色地看着苑一秋。

    眼见着苑一秋身上的那些血洞的鲜血收敛不再外流,眼见着苑一秋那些外露的剑气一点点的收回体内。

    “苑一秋居然临阵突破,嘿,这可真是奇了,又一个临阵突破的宗师。”瑛姑失声道。

    闵若英微怔,“秦风怎么不趁他病,要他命?反而在那里坐观他突破,这个时候,便是一个小兵去捅一刀子,苑一秋也必然要遭反噬而亡。”

    “陛下是何等人也,岂会做这种事。”瑛姑抿嘴而笑:“公主这是关心则乱,就算苑一秋临阵突破,终究也躲不过一个死字。”

    场中数万士卒,九成不知道场中出现了什么情况,但那些修为高深的大将们可都是心知肚明,特别是杨致,更是心情复杂。

    “狗娘养的,竟然临阵突破,难不成生死之战,当真能促使人更进一步么?早知如此,自己就该去接下这一战!”杨致心中郁闷之极。

    一柱香的时间转瞬即过,苑一秋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对面的秦风,眼中的情绪极其复杂。半晌,才双手抱拳,一揖当地,“多谢陛下成全。”

    秦风微微一笑:“还打么?再打,我可就留不了手了。”

    “朝闻道,夕死可矣!”苑一秋随手扔掉了自己相伴数十年的长剑,“陛下,接请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