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战后(上)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苑一秋临阵突破.困挠他多年的那一张薄纸终于被捅破,他迈过了困挠百分之九十九的武道人士的那一道难关,但他只发出了一招.

    他这一生最为强大的一招.

    剑气横贯天地,苑一秋以身为剑,冲向秦风.

    数万将士在这一瞬间,只觉得天色暗了暗,在秦风与苑一秋交手的那一片区域,在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似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但这一瞬间却是眨眼即逝,让人感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一时眼花而已.

    然后,气势冲天的苑一秋便死了.

    他死得很惨,整个身体在空中似乎被无数利刃切割,从空中落下来的,是零零碎碎的肉块.

    数万将士能看到的,就是秦风那双缓缓收回的手.

    也只有瑛姑,闵若兮,杨致等廖廖几人能够看到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苑一秋破空而来,那道剑气,瑛姑自忖虽然也能接下来,但绝对也要竭尽全力,但秦风伸手,在他的身前的空气就已经被尽数抽空,所以普通人似乎觉得那一片天地似乎陡然黑了下来.秦风十指屈弹,在这片真空地带瞬间布来了万千道劲力密如蛛网.

    苑一秋的剑气撕破了一层又一层,但终于力竭,剑气被绞碎,他的人亦被这密哪蛛网的剑气罩住,切割成了一堆碎肉.

    当苑一秋还是九级巅峰的时候,秦风尚能游刃有余,当苑一秋突破成了宗师,秦风便不敢有丝毫懈怠,全力出手.

    高手搏命,本就是一招定胜负.

    一招毙敌,秦风脸上却殊无欢容,伸手一招,被苑一秋扔在一边的那柄宝剑飞到他的手中,伸手轻抚剑锋,道:”这柄剑陪了你几十年,今日,便让他为你陪葬吧!”

    手腕一抖,这柄宝剑被震得粉碎,随手抛在身前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之上.

    秦风转身缓缓回走.

    数万人目睹了这一场武林之间最顶级的交锋,任谁也没有想到,倏忽之间便已经分出胜负,他们的皇帝,举手抬足之间,便将一位武道宗师绞杀在了当地.

    先是沉默,然后惊天动地的呐喊之声便响了起来.

    “万岁,万岁,万万岁!”

    响彻天地的呐喊声中,秦风抬手,微笑着向他的士兵们挥手致意.

    闵若兮目瞪口呆.

    瑛姑摇头叹息.

    杨致脸如死灰.

    “原来他一直让着我呢!”闵若兮红着脸,”还以为自己突破到了宗师可以与他一较长短,岂料差距却是越来越大了.”

    “如今的陛下,就算是面对卫庄曹冲文汇章等人,只怕也可以战而胜之.”瑛姑叹息道.”我终于晓得千年以前,李清大帝为什么面对武道宗师亦可以砍瓜切菜般的屠杀他们了,陛下这才入宗师多扩,竟已经有如此威势,假以时日,这天下,又有谁能是他一合之敌.”

    杨致以手敲头,痛苦万状:”这让人怎么追,这让人怎么追?还让不让人活了!一点希望也不给啊!”

    虎牢关,三骑快马背插红旗,如飞一般自驰道而来.

    “捷报,捷报,前线大胜!”

    “陛下统军,全歼秦国十五万大军!”

    “大捷,秦皇狼狈逃回雍都.”

    三骑快马飞驰入城,在他们走过的地方,一阵阵欢呼之声响起,先是那些来自大明本土的商人以及他们雇佣的卫队,紧接着,本地人也跟着欢呼起来,这一次的大战,也有无数的他们的子弟兵参战,大胜,意味着他们的家人,将有更大的机率活着回家,而活着回来,便意味着更多的缴获,更多的赏银,以及更加光明的未来.

    明军拿下虎牢等地并没有太久,但明国的各项政策,却推行的无比迅速,无数的原秦人,得到的好处,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这让他们对明国这个新主人充满着期待.

    收心,有时候非常简单,只需要你让这些最普通的人过得更好,便可以了.

    外面的欢呼声如同大海潮涌,一波又一波的涌进虎牢大将军府,相对于外面的狂欢,大将军府内正在办公的大明高官们,却并没有显得太过于兴奋.

    对于他们来说,这早在意料之中.

    权云将提笔稳稳的将大案之上的最后一份折子批阅完毕,将笔放在笔架之上,又好整以暇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这才站了起来,拍拍手,道:”来人!”

    一名吏员应声出现在门口.

    “去请户部苏大人,吏部方大人,兵部章大人过来议事.”

    片刻功夫,苏开荣,方大治,小猫三人便前后脚踏进了首辅权云的公厅.三人都是满面笑容,虽说算不上什么惊喜,但毕竟功于一役,终是一件喜事.秦军十五万大军尽数被歼灭,秦皇马越率五万雷霆军退守雍都,已经是翁中之鳖.

    现在的秦皇,政令可以说是难出雍都了,秦国偌大的领土,接下来将成为明国的领地,大军肯定会继续进逼雍都,但冬天将至,攻打雍都肯定会推迟到明年,今年,大的军事行动,基本上已经划上句号了.

    但对于首辅来说,接下来的事情却更加繁杂了.

    现在的秦国,可以说基本上是一个乱摊子,要将这个乱摊子稳定下来,让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走上正轨,则是比打仗更复杂的问题.

    “诸位,随意坐吧,前方大胜,陛下虽然还没有回到虎牢,但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先准备起来了.”权云请三人坐下,笑着道.”现在的秦国,除了雍都,基本上都可以算是我们大明的领地了,但要使他们真正成我们大明的领地,还是一个相当困难的问题.”

    “首辅说得是啊!”苏开荣这一次却不是一张苦瓜脸了,而是前所未有的轻松,现在他有钱啊!大明国内,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通缩问题,中央银行在拼命的印钱,而他,则要想尽办法将这些钱用出去,刺激消费,拉动内需,大秦现在这个大窟窿,正好可以用来解决这个问题.”户部这边,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已经提前购置了大量的粮食,只消朝廷一声令下,便可以起运了,总之,这个冬天,我们大明不会让归顺我们大明的秦人饿肚子.”

    为了保护国内的粮价,大明户部拿出了巨资,以高于市场价格的单价大量收购粮食,用来保护国内农民的利益,稳定国内的粮价.所以苏开荣有这个底气.

    权云点了点头:”饿者有其食,这是恢复稳定的最有效的方法,但是大战之后,必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大乱.现在秦国兵败,马越手中的力量,最多拿来控制雍都以及左近有限的区域,而其它广大区域必然会出现权力真空,那些地方的豪强富户官员必然会逃亡,这些地方失去控制可以说是必然的,所以,我们要做好迅速接手的准备.否则乱的时间一长,以后想要再理顺可就要难上加难了.”

    说到这一点,方大治脸上的为难之色便溢于言表,”首辅,不是我畏难,而是现在吏部手里人手实在有限啊,现在一下子接收这么广大的区域,我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能不能先选定一些重点区域呢!”

    “这个不容商量,吏部必须想办法.第一,是抽调,别的地方不好说,但沙阳,太平,正阳,永平,中平这些地方,必须要大批量的出人,这些地方不是抽不出人来,而是这里的官员不愿意去更苦的地方,此种风气不可涨,方吏部,这一次不是与他们商量,而是直接下文调人,敢不奉命者,直接开革.”

    方大治点了点头:”即便如此,也还是杯水车薪啊,必竟首辅刚刚所说的这些地方,都是我大明的核心区域,我们不能让这些地方因为官员大量调走而陷入停滞啊.所以抽调的人,终究还是有限的.”

    “我知道,所以第二点,有些人也可以利用起来了.”权云看着方大治,拖长了声音.

    方大治一愕,低头沉思片刻:”首辅是说那些在王吏部时期因为吏治改革而被开革的那些官员?”

    “不错,这些人必竟在官府做过事,熟悉官府办事流程,而且这些年,他们也应当熟悉了我大明律治,这些人,必竟都是读书人嘛,办一个短期的培训班,重点培训他们如何做好我大明的官这一点就可以了.这些人不当主官,先去帮一个吏员应当还是能胜任的,这也是给他们将门重新打开了一条缝,能不能推开门,就看他们这一次的表现了.”

    “如此一来,倒是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了.”方大治顿时兴奋起来.”这些人被淘汰,心中有怨言,这一次朝廷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要是还把握不住,那就再也不能怨天尤人了.”

    “正是这个道理.”方大治道:”我们大明现在还只有一所大学堂培养官吏,还远远不够啊,以后,会越来越差人的.”

    “萧大人的办学现在已经颇有规模了,从村,镇,县,郡已经初步有了规模,再过上几年,各郡治的大学堂便也可以培养人才了,到时候,京师大学堂便轻松多了.”方大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