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战后(中)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说起礼部萧老尚书,屋里几个人都是笑了起来,这位老先生现在不求名不求利,就求一个死后哀荣不输早前过世的吏部王厚王尚书,一大把年纪了,竟是比年轻小伙子还有干净,一年当中,倒有一大半的时间不在越京城礼部衙门坐堂,而是奔波于各郡县当中致力于建立起从上到下的学堂。就那身子骨,要不是太医署的舒畅亲自派了一个医术精深的太医一直跟着,只怕早就倒下了。

    不过这位的奔波,倒是大有成效的,作为大明现在所有读书人的精神领袖,这位一出面,倒是应者云从,先前那些不成体系的村学县学等,慢慢的就被理出了头绪,现在一级一级的制度竟是被慢慢地建立了起来。

    至少在经济发达的核心郡治之中,这些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再接下来,就是一个个的硬骨头,看萧老先生这架式,倒是越干越自得其乐了。

    请将不如激将,但有时候,瞅准了一些人的所想,再投其所好,可又比激将要好得多,对于皇帝秦风来说,要是萧老先生当真做成了这一件事,那就是泽被万世的大事,真到了那一天,他给予萧老头最高规格甚至是破格的礼遇,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再说了,这又不费什么事。所以秦风在这一件事情上,是大力支持萧老头的,要人他着实没有,萧老头也不缺人,要钱要房子要地方上官吏的支持,秦风都是一概照准。

    “老萧的事情要见成效,总得还要些年头,不过现在就将架子搭起来,那自然是最好的。”权云笑着道,现在他这个首辅当得也是舒心,朝中的高官显贵们虽然勾心斗角是少不了的,但在大事之上,却总是能趋向一致,这就是中兴之兆了。至于其它的事情,在权云看来,都是小节。

    如果不斗,那才是有鬼了。位子就这么多,都想自己的人上,自然是少不了争夺,但将这种争夺局限在一定的范围之内,而且保证不管那方面的人上,上的人都是精明能干的,那就可以了。

    就连权云自己,还不是被视为沙阳系的领袖人物。

    现在政事堂中,吏部尚书方大治和都御史金景南之间,照样不是较劲得厉害?金景南以前虽然底子薄,但身后有太平郡的支撑,又有相当一部分军队高层的支持,在声势之上完全不输给方大治。为了让这二人势均力敌,皇帝甚至还授意自己偏帮了方大治好几次。

    对于皇帝陛下的心思,权云自然是心知肚明,继他之后,首辅人选必然是金景南无疑,这个人手段偏激烈,做事大刀阔斧,刚决果断,对于以后一统天下之后的大明最初几年,的确是最好的人手。这一次方大治随陛下一齐移治虎牢关理事,而金景南却是在朝堂之中整顿盐政,雪亮的刀子舞得飞起,短短的几个月时光,竟然已经杀了数十人,从官员到豪强再到私盐贩子,只杀得人人色变,个个心惊。但终是将盐务之事给办妥了。新的盐务署正式成立,朝廷也不再给予商人盐引,而是由朝廷包圆垄断了对食盐的生产,销售,全国统一价格,盐务署垂直管理,直接对政事堂负责。这使得政事堂手中又多了一项极大的权力,朝廷也多了一个稳定的收入,而且光盐务这一项之上,便比往年要多出了上百万两,可见以前的盐务有多混乱,有多少人在其中中饱了私囊。

    做这样的事情,还真只能有金景南来做,要是换了方大治,估计便又是温吞水了。性格决定命运,还真是没有说错。

    想到这里,权云不由看了方大治一眼,只希望到时候方大治别犯糊涂,金景南之后,便是他了。

    “向这些地方派出的官员,以抽调的那些为主官,从短期培训班里出去的为吏,就是那些原本秦国的官吏也可以视情节擢拔使用,这些人中,也有大把的人才,能将他们收伏并化为己用,必然会成为一大助力,他们毕竟是本乡本土,只要肯认真做事,必然能事半而功倍。”权云看着方大治道:“眼下时节,要不拘一格用人才。”

    “首辅说得极是。”方大治亦是听得连连点头,权云不愧是首辅,三言两语,总是能站在不同的高度来看问题,光是这一点,便足够他好好的学一学了。

    “章兵部,先前也说了,这大乱肯定会延续好一阵子,不知兵部如今又什么预案没有?”权云转头看向小猫。

    小猫沉吟了片刻,道:“首辅所言是极有道理的,这一战,秦军左右两翼和前军合共损失了十五万人,这其中一部分战死,绝大部分被俘,还有一些人可是不知所踪,应当是逃逸而去了,自来乱兵甚至匪,这些人必然会逃归乡里,安分守己的或者便卸甲归田,但必然有凶暴之徒会作乱,占山为王,为祸乡里必然是少不了的,再加上秦王战败,失去了对秦国绝大部分的控制,这些地方出现权力真空,可我们大明一时之间却又顶不上去,这更是给了这些人作乱的空间。所以,我们接手这些地区,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恐怕就是剿匪。”

    权云重重的点了点头,“章兵部所说是正理,户部调来了粮食,吏部也能尽快派人前去安抚,但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甘于现状,想着乱世出英雄这些有的没的,想要趁乱做一番事业,这样的人,必当给予当头棒喝,该杀的杀,该关的关,新桐矿区接下来肯定是缺人手,即便新桐矿区不要人了,现在我大明正在修铁路,兴水利,那里又不要人了?兵部既然想到了这一点,可有什么预案?”

    小猫摇了摇头:“难就难在这里。这段时间我们兵部一直在致力于这场大战,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想这些事情。眼下战事可以说是勉强结束了,但结下来的整军,抚恤,赏功又是一大摊子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现在不宜再从军中抽调人手剿匪了。”

    “军队此时不出人,政事堂从哪里变出人来去做这些事情?”权云有些不满地道。

    “首辅,这一次大军连续作战数月,士兵们已经很疲惫了,这是其一。其二,战事虽然没有了,但大军稍作休整,还是要开拔的,封锁雍都这是必然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马越还有五万雷霆军,雍都也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城市,马越回了雍都,必然还会在雍都招兵充实雍都守卫,所以这个时节,兵部实在是抽不出兵力,将他们分散到各郡各县去剿匪的。”小猫道:“而且冬季眼看着就要到了,这气温骤降,大雪一下,大部队剿匪,只怕也是雷声大,雨点下,徒耗精力与钱粮而收获甚少。”

    “照你这么说,我们就眼看着这些地方糜乱么?”权云沉声道。

    “自然不是。”小猫想了想,“首辅,其实我们还是有另外一些力量可以用的。”

    “说说看。”

    “第一,刑部不能让他们闲着,这两年来,他们从退役的士兵之中招收了不少人充实到了刑部,这些从军中退下来的人,不少都是好手,吏部选派官员进驻这些地区,刑部自然也可派员进驻,协同这些官员治理地方,专司捕盗和缉匪。”小猫道。“刑部中新成立的缉盗总署,这一次可以让他们来挽总来办这件事。”

    “缉盗总署我知道,可他们的人手就那么一点,能济什么事?”权云皱眉道。

    “首辅,用他们来挽这个总儿。”小猫笑道:“缉盗总署里可是什么人都有,只要经费给足,那些人的招数多得很。”

    “嗯,这算一个,你既然说了第一,那肯定还有第二了。”

    “第二,就是我们明国商人的卫队。”小猫笑道:“这些明商卫队基本上都是由大明退役士兵组成的,如果利用得好,他们就是一股绝大力量,而且商队行走天下,像新归附区这种一究二白的地方,正是他们开拓市场的最佳地区,他们肯定是要进入去抢地盘的,这些人,当然可以利用起来。”

    “第三,便是皇后娘娘的集英殿了。”小猫嘿然笑道:“那里头集合了我们全大明武力值最高的一部分人,这一次大战,他们中一批顶尖的就帮了不少忙,眼下仗是暂时没得打了,可也不必让他们歇着,首辅何不奏请娘娘下令,让这些人协助缉盗总署来办这事?”

    “好,这事儿就这么办!”权云想了想,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虽然出动军队简单,但正如小猫所说,就怕那些盗匪军来则退,军走复来,反复折腾,徒耗钱粮而难以成事。倒不如这样以小队人马对小队小马,说不定反而能收奇效。只要粮食到位,官员治理有方,地方上稳定下来了,那些盗匪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足为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