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卞无双的分析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进攻,必须进攻!”端坐在闵若英面前的卞无双,语调沉稳地道.

    卞无双率部投奔大楚,对于现在内外交困的楚国来说,无遗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一般,朝野上下都是兴奋莫名,似乎又找回了当年闵威时期,楚国稳稳坐着天下第二的位置一般.

    先前的那一场大败,使得楚国元气大伤,数十万东部边军毁于一旦,如果不是程务本悍然决定率麾下数万部众脱离战场,逃回荆湖,营建第二条防线,说不定现在楚国便已经是处处战火了.

    可即便如此,楚国现在面临的局势依然十分险恶.二十万东部边军的损失,可不是说补就能补得上来的.这可楚国数十年的积蓄,想要重新打造这样一支军队,根本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到的事情.

    而为了尽量的缩短这一过程,本来就与闵若英有着很深心结的程务本,更是利用了手中掌握着的现在大楚最后一支有着强大战力的部队,以及身处前线的优势,拼命地将全国的资源往荆湖一线集中,不停的扩军,不停的储备物资.

    现在程务本的行径,的确像是一个盖世奸臣,根本就没有将闵若英放在眼里,大有一言不合就翻脸相向的意思.而此刻的闵若英,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一则,他现在亲手掌握的火凤军,其力只能控制上京城以及周边核心地区,这是大楚的心脏,万万不能有失.

    二则,程务本突然之间变得嚣张跋扈,其最终目的还是要集全国之力,重新打造一条坚固的防线以守御楚国.他的目标与闵若英是一样的,但他的手段,却让闵若英更加痛恨于他.

    现在的荆湖沿线以及那里日益庞大起来的军队,在闵若英看来,根本就不会听他这个皇帝的招呼,这是绝不能容忍的.

    杀程务本之心,是闵若英心中是一日胜过一日.

    程务本是忠是奸,有那么重要么?重要的是,你对皇帝是不是忠心无二!但是很显然,闵若英在程务本的心中,没有这个地位.

    对于这一点,闵若英也是一清二楚的,在先帝时期,程务本就算得上是前太子一系的人马,他更欣赏前太子闵若诚的老成稳守的国策,对于闵若英的突进之策,一直都是持反对态度的.再往后,闵若英上台,程务本立即被解除了军权.

    只可惜,他扶植上台的罗良,委实不是统帅之才.而现在程务本虽然在大楚其它地方引起了极大的官愤,但在百姓当中的威望,却着实不低,毕竟就是靠了这个人,楚国才勉力地保住了现在的地位.虽然丢掉了东部六郡,但好歹,绝大部分的国土还是在大楚的控制之下.

    一旦杀了程务本,会不会引起荆湖沿线军心的变化从而导致整个防线的崩盘,是闵若英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而卞无双的来投,使得闵若英终于看到了杀程务本的良机.

    “现在以我大楚的国力,进攻的话,能有胜利的机会吗?”闵若英反问道.其实他也很清楚,如果贸然出击,再来一次大败,楚国就真的完了.

    “陛下,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卞无双目光炯炯,肯定地看着闵若英:”如果错过这个时机而大楚的现状还没有一个大的改变的话,那大楚才是大难临头.”

    “怎么说?”闵若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卞无双这样的人,自然不会是信口开河,他所说的,必然有其依据,他的看法,也必然依据着他对时局的判断.

    “陛下,我们先来说齐国.”卞无双胸有成竹地道.”我们大楚现在虽然危机四伏,但庞大的齐国,又何尝不是内忧外患,只不过他们的危机,被掩藏在他们的兵锋之下.齐国大军对我大楚保持着强大的压力,使得我们大楚有很多人看不出现在的大齐其实是色厉内荏.”

    “对外,他们虽然获得了对大楚战争的胜利,但是在对明战事之中,他们却大败亏输,占领的前越领地,被迫还给了明国,在昭关之外,齐国只能勉力保持守势,而明国的骑兵,斥候,出入齐境有如无人之境,明国大将军吴岭多次挑衅,而齐军却毫无反应,便能充分说明,齐国现在实力不济,无法做出有效的应对.”

    听到卞无双说到这一点,闵若英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要知道,就是因为当时明军将齐人打得一败涂地,这才坚了他入侵齐国之心,可结果,他却是被明齐两国联手给坑了.齐人假败,将大片土地还给了明人,却将有生力量,调到了他的面前,一战而陷楚国二十万大军,这是他最大的耻辱,此时却被卞无双给血淋淋的揭了出来.

    忍着怒气,闵若英却没有发作,因为他听出了卞无双的弦外之音,那就是齐国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强.

    “齐国的军队不是不可击败,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罢了.”卞无双没有理会闵若英的心情,”而最重要的,是齐国现在的内政.齐帝致力于国内改革,要将财富,权力从那些控制地方的豪门世家之中收回来,通过这两年的努力,他也的确在一步步的接近成功,齐国境内,大量的豪族世家被铲除,齐帝正在一步一步的强大着自身,他也越来越强势,但正是因为如此,齐国之内的那些在地方之上有着庞大实力的豪族便更加胆战心惊,反抗的心思也就会更浓.不会有谁甘愿将自己的利益拱手相让,从而使自己成为案板之上的鱼肉.如果让曹天成成功的话,那齐境之内,将再无豪族,再无世家,所有的力量,都将集中在朝廷手中,那时的齐国,才是最为可怕的.宽广的地域,庞大的人口基础,从豪族手中夺回来的大量财富,那时的齐国才会不可战胜.”

    “你是说,齐国有可能出现内乱?”闵若英目光闪动.

    “不错,但现在齐帝强势,内乱只是出现了苗头,就还在拼命遮掩,他们的代言人还在朝堂之上与皇帝做着争斗,但很明显,曹天成是铁了心了,所以这种朝堂之上的争斗,最终会以曹天成的获胜而告终.所以陛下,此时我们如果发动坚决的攻势,便会如同引火绳一般,引爆齐国国内的这种反抗情绪.”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的大举进攻,将会使齐国将更多的兵力投入到与我们作战的前线,从而使得齐国对国内的威压便不再足够,这会让那些有心造反的豪族看到反抗的机会.”

    “不错,陛下.或许他们的目的只是想推翻曹天成换一个皇帝,但只要他们开始反抗,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或者战事的开始阶段我们会有些困难,但只要齐国国内的这种苗头爆发出来,我们面临的形式就会一天比一天好.”卞无双分析道.

    “说得很有道理.”闵若英回头看着墙上挂着的那一张硕大的地图,一道黑线圈着的东部六郡,是他锥心的痛.

    “再说明国.”卞无双清了清嗓子,再度开口:”与齐国不同,秦风不存在着曹天成面临的那种困境,前越本来不大,国内豪族世家不多,而莫洛,洛一水,陈慈等人的一再起兵造反之下,这些豪族基本上都被一扫而空了,剩下的也都很老实的向秦风低下了头颅,交出了手中的权力,所以从朝廷的架构以及朝廷政策的执行力上,明国比起齐国都要强上不少.全国上下,握成了一个拳头,拧成了一股绳,上下用命,这才是明国无往而不胜的原因所在,也是大秦败在他们手中的原因.说起来,明国比齐国更可怕.”

    闵若英的呼吸明显的沉重了起来.

    “但现在明国也面临着他自己的问题,他们虽然已经吞并了秦国的大部分国土,但同样的,秦国数百年的积蔽也都落到了他们的身上,想要化解这些矛盾,非一日之功.再者,雍都可也不是那样好打的.依臣所知,秦皇马越可以依托手中的五万雷霆军,在雍都动员至少十万人的青壮,参与这战国都保卫战.”

    “他们能守住吗?”

    卞无双摇了摇头:”守不住,因为雍都现在已经成了一座孤城,不管他是能守上一年还是两年,最终都会失败.”

    闵若英叹了一口气.

    “明国吞并秦国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已经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了.臣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这才毅然抛弃了秦国投奔大楚.”卞无双道:”明国有一个很大的弱点,那就是窜起太快,底蕴不足,所以在拿下秦国之后,他们需要消化的时间,会需要更长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里,他们是不会向外扩张的,所以这个时期的明国,对外政策一定是趋向和缓.对于我们大楚来说,这个阶段的明国,是不具有威胁性的.”

    “那以后呢?”

    “明国渡过了这一阶段之后,必然会露出锋利的爪牙.”卞无双眯起了眼睛,”那时的大楚,肯定也会成为他的目标之一.所以陛下,大楚想要改变眼下的困局,时机就在这几年之内,快则三年,最慢不会超过五年.如果大楚不作出改变,那么到时候无论是完成国内改革的曹天成,还是成功消化了秦国的秦风,都会把目光投诸到楚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