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两家镖行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虎牢关的军队一日比一日少了,主力部队基本上集中在宛县休整,接下来便要往雍都方向开拔,大军需要在第一场大雪降下之前抵达各自的目的地,对雍都完成包围和封锁.现在虎牢除了护卫皇帝陛下的烈火敢死营之外,便只留下了一个守备营.这个守备营是从青州军改编之后调过来的,也作为横断山区军队的后援存在.

    现在大明唯一还在打的就是横断山区了,齐军大约集中了两万军队在横断山脉之中向明军控制的要塞发起攻击,在明军早有防范的情况之下,除了初期发动过几次猛烈的攻击遭到明军的迎头痛击之后,便一直不愠不火了.随着明军大败秦军,这种攻击便更少了.明军已经得到了情报,郭显成在明秦战事结束之后,便返回了长安.

    郭显成的离开,意味着横断山区的战争,也行将结束了.

    大明,将迎来一个难得的和平时期.

    现在充斥着虎牢的是各式各样的商队.

    大明朝廷一向是将大军后勤物资的运送任务承包给各个商家,朝廷向这些商家采购军需物品,采购价格之中便包括着运费,中标获得这些订单的商家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所需物品运送到指点的地点,一旦逾期不至,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巨额的罚款,更是会有朝廷的处罚,更重要的是,失去信用的他们,将不会再得到朝廷的订单.

    朝廷的这种订单利润极其丰厚,但风险也着实不小.能承接这种订单的当然也不会是小商家,基本上每一个都是在大明赫赫有名的巨商.

    而朝廷此举,却敢是抛开了一个大包袱,以往大军作战,要供应十万军队的作战所需,至少需要供发数万的民夫,现在将这些全部交给商家之后,看似采购的价格要贵上不少,但算起总帐来,却是省了一大笔.

    商家们更精于计算,他们擅于将成本压缩到最低,而这一点,官府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除开这些商队,大明各地的私商现在也是云集此处,对于他们来说,大明每新开拓一块新疆土,便代表着他们又有了一块新的发热发亮的地方,来自大明本土的各式各样的商品,现在大量汇集在虎牢,明商跟虎牢做生意已经有些年头了,这里,已经变成了明商的一个基地.

    虎牢关外,这些年形成的大片的聚集区又进一步扩大,一幢幢巨大的仓库拔地而起,每座仓库,现在都装得满满当当.这里面,有的是官仓,有的却是私仓.

    除了商人,现在的虎牢街头,还多了另外一些神情彪悍,提枪拿刀的汉子.这些人,便是商队的护卫,其中最多的,却是服装统一,胸后绣着天武两个字的天武镖行的镖师.

    天武镖行,在短短一年时间里,便发展成了大明最大的镖行,他们的价格是最高的,等闲的小商人,根本雇佣不起他们,也只有那些大商行才会请天武镖行出动人手,天武镖行里的镖师,最多的便是从军队里退下来的悍卒,再就是江湖好手,这些人被编组在一起,战斗力惊人,等闲的盗匪,根本就不敢直樱其锋.

    当然,还有一些小商号,雇佣不起天武镖行,便只能别想他法了,好在大明年年都有军人退伍,也不是每一个退武军人都会加入天武镖行的,也有不少人不惯于再受约束,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接这些小商家的活儿.他们价格便宜,倒也不缺活儿干.

    而现在他们聚集一起,当然是因为朝廷关于新占领地的剿匪事宜.

    朝廷不动用军队,而是由缉盗总署负责,而他们这些人,可以自愿加入,在缉盗总署备案,然后领取任务,便可以随同马上将要走马上任的官员们一齐赴目的地开始干活了.

    虎牢城外的大碗醉酒楼便是这些人的聚集地点.自从这个消息通过缉盗总署发布出去之后,这里,不论日夜,都是满满当当的.

    俞洪带着三个同伴走进了大碗醉,他们刚刚从景县回来,身上的甲胄之上血迹班班,三个同伴,倒有两个身上带着伤,他们一走进来,立刻便有人大声的打着招呼.

    “俞老大,这边儿来坐.这是咋的啦?看起来很是干了一场啊?”

    俞洪抬头看了一眼对方,脸上露出了笑容:”鲁三,你也来啦.我刚刚护送一批货物到景县去,与一帮秦国溃兵干了一场.”

    “怎么样?收获如何?”

    “折了五个兄弟.”俞洪脸色不豫,语调也有些沉重.”咱们只有十个人,对方大约三十个.一场恶斗下来虽然赢了,但却是得不偿失.”

    “这些土匪战斗力如何?”听到折了五个,打招呼的鲁三的声音敢凝重起来,他可是知道俞洪手段的,俞洪带着的这支护卫队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队伍,这一次居然折了一半,可见这碗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大碗醉里吃这碗饭的,基本上都认识俞洪,此刻也都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两人的对话.

    “兄弟伙们都要小心一些,这些溃兵,打斗起来倒是没什么章法,但个人的战斗力却着实厉害,一涌而上,极难对付.现在我们又不是在军中,弩箭这些玩意咱们又没有,便只能凭真本事跟他们斗.伤亡便再所难免.”俞洪道:”不过收获倒也不错.这些土匪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归我们了,然后俘虏了十几个,将他们押送到了景县县衙里,一个十两银子卖了,再加上县衙的赏银,这一趟赚了几千两,不过我们兄弟都已经合计过了,这些银子,都给五个死难的兄弟.”

    “俞老大,既然这些溃兵这么难斗,你接下来还接着干吗?”鲁三问道.

    “当然得干.”俞洪道:”风险大,收获也多,今天我过来,其实就是要找兄弟们合计合计,咱们单打独斗那是不行的,聚在这里的,都是些小护卫队,人数最多的也不过十几个人,但这些地方的匪帮,少则三五十人,多则上百,战斗力着实不错,难缠得紧,我这一趟,就是吃了小觑他们的亏.”

    “俞老大的意思?”

    “天武镖行已经与缉盗总署签了合约,他们人多势众,比我们强得太多,大头,铁定是他们要吃了,但我们如果这样小打小闹,只怕最后不但落不下什么,还要吃亏,所以我合计着,咱们是不是要联合起来一起干.今儿过来就是探探大家的意思.”

    鲁三沉吟片刻道:”俞老大说得也有道理,只不过咱们这里大大小小十几个队伍,如果联合起来的话,谁说了算呢,以后怎么分帐?”

    “这个好说!”俞洪站了起来,”这里基本上都是从军中退下来的,各自报出在军队之中的军龄,以及职务,在军中官儿最大的那一个,就是头儿,咱们仍然按军中的规矩来分组,至于分帐,每平一个地方,就平均分帐,不管队伍里的人是担任先锋的还是作为策应的,抑或是负责后勤的,大家觉得如何?”

    “俞老大说得没错.天武镖行势力太大了,咱们要是不联合起来,估计连汤都没得喝.现在虎牢像咱们这样的队伍还有不少,将他们都聚拢来,咱们至少也能凑个千把人,到时候便去跟天武镖行谈判,跟他们划分地盘,那些地方归他们,哪些地方归我们.”人群之中,一个眇目大汉站了起来,大声道.

    “这话说得有道理.”又有一人站了起来,”省得我们像没头的苍蝇一般,到处晃荡,组织在一起,便能区分各自职责,打探,战后,后勤,有条不紊.更重要的是,聚在一起,才能与开武镖行分庭抗礼.”

    大碗醉里顿时热闹起来,所有人倒是都赞成这个提议,这里头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从军中退下来的,很快便达成了协议,各自报出在军队里的职位,倒是那个眇目大汉叫关宁的职位最高,是从苍狼营退下的,做到了副尉.当下便以他为首,俞洪次之,在军队的时候,是一个伙长.

    这些人说干就干,到天黑的时候,便已经在城外聚集了千余名护卫,短短的时间内,便在城外完成了编组,这些人在城外大肆活动,倒是将守备营吓了一跳,立时便戒备了起来.

    当夜秦风便收到了这些情报.那个叫关宁的,带着俞洪,先是去缉盗总署在虎牢的办事处去签合约,备案,他们也取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叫明威镖行.

    办好了这件事情,这二人又马不停蹄的去见了天武镖行在虎牢负责的头目,一番谈判之后,双方便划定了区域,开武镖行汇集在虎牢的其实也只有千余人,两边讨价还价了半晌,终于划定了区域,各行其是,互不干挠.

    向秦风汇报这些的刑部尚书唐忠却有些惴惴不安,不管是天武镖行也好,还是刚刚成立的明威镖行也好,这样一编组,其实跟一支军队也没有什么两样了.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秦风笑着道:”这些人都是从军中退下去的,忠诚度我并不怀疑,而且缉盗总署总会有一些控制的方法,鹰巢也不会放松,便让他们放手去干,不花多少钱,却又能将事情办好,这就够了.以后,还有的是地方用得着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