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藏兵于民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对于秦风来说,心中的大敌,始终就只有齐国这么一个。齐国当真算得上是地大物博,地域广阔,富饶丰产,人丁众多。虽然百多年的皇朝传承下来,积蔽日升,但其底蕴,终究是强大无比的。不说别的,单是齐国一旦想要倾国而战的话,须臾之间动员上百万人马,那是毫不成问题的。

    现在齐国的皇帝曹天成,亦是有成之君,不说英明神武,但却也是上上之姿,早早的就看出了齐国的憋病,为此甚至不惜刮骨疗伤。而大明现在的成就,也算是建立在齐国一心想要革除国内蔽政,攘安必先安内的政策之下的。

    而一旦让马天成完成所有的改革,将里里外外整肃一新的时候,齐国必然会爆发出恐怖的能量来。

    而到了那时候,便是明齐两国一较高下的时候了。

    所以秦风不得不加快步伐,在稳定国内局势的时候,吞秦谋楚,尽可能地壮大自己的实力。以后再与齐国对峙的时候,心中方才有成算。

    大明在编的兵马并不多,满打满算也不过十余万而已,虽然一个个都战斗力超群,但终究人数只有那么一些,随着疆域越来越大,这点兵马,已经是捉襟见肘了,但想要大规模的扩军,秦风却又是不愿意的。

    大明对军队实行的是高薪饷制度。士兵的薪饷极高,而为士兵们打造的各种武器装备,更是向来精益求益,力求麾下士卒能够做到以一挡十。在这样的制度之下,十余万军队所花费的军费,却是极其恐怖的。

    如果要大规模的扩充军队,那这军饷首先便会压垮大明财政,降低官兵薪饷以谋求组建更多的军队这种愚蠢的方法更是不在大明朝廷君臣考虑之列,要是真敢这么做,只怕现下的军队就要沸反盈天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吃贯了山珍海味的嘴,你要是再让他去咽糠吃野菜,那自然是不行的。

    不能大规模扩军,而大明面临的形式却又明白无误的告诉每一个有识之士,未来与齐国的较量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秦风与政事堂诸位大佬便只能另辟蹊径了。

    士兵退役制度,便是在这种背景之下产生的。

    养兵于民,这是秦风最大胆的一个决策。这些士兵退役之时,允许他们携带自己随身的盔甲和武器回转家乡,说是酬功,其实最深层的意思,便是在大明需要大规模的征召军队的时候,一声令下,这些士兵便能重新归队。

    退役制度实施已经二年,大量的老兵退役,重新补充进新军,三年一个轮转,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不知不觉之间,大明已经几乎将所有的老兵都放了出去。

    这些人的退役,为大明节省了大量的军费。要知道,在大明,军饷,是最大的一项开支,当初为了激励士兵作战,可是将士兵分了等级,在军中待得年限越高,拿到的军饷便愈多,而现在,能够身为士兵而拿到极高饷银的人数已经是极少了,除非是那些身负有特殊技能而军队实在离不开他们,培养这样的一个新人又需要极长时间的特殊人才。

    退下来的老兵,多半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脱下甲胄,放下刀枪,重新拿起了锄头,或者做起了其它行当,而为了能有效的管理这些老兵,兵部在各郡各县各乡都设立了专司。美其名曰为预备役。每到农闲季节,便会由这些部门组织退役的老兵以及大量青壮进行军训,一来是要保证这些老兵们的技艺不退化,而来以老带新,让更多的新人从这些老兵手里学到真手艺,一旦被招入军队,便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

    退役制度虽然刚刚实行了三年,但大明可以征召的士兵数量,已是足足的翻了一倍,而且还能保证这些士兵的战斗力不会比现役的差。尝到了甜头的大明朝堂自然是乐此不疲。既节省了钱粮,还能保证大明军事实力稳步上升,这样的好事,那是只求更多的。

    至于大量老兵退役而引发了一些社会上的治安问题,相比于朝廷所得,那就可以忽略不计了。那里都有刺儿头,那里都有一旦失去了强力管束便会萌生出一些恶端,再灿烂的阳光,也有照不到的阴影,想要十全十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朝廷对此也不是没有想些办法来尽量减少这样的恶劣影响。像天武镖行,就可算是这样的一个产物。

    大量老兵退役,里面总是会有一些无亲列戚孤身一人的人,很多老兵除了当兵,除了杀人,一无所长,这些人退下来之后,地是种不来的,做生意只怕会亏得连底裤都没得穿,时间一长,他们便会沦为社会的最底层,从而滋生出许多事端,而天武镖行,就给这些人提供了一个赚钱的行当。

    仍然是用刀子和拳头来讨生活,只是不穿军服罢了,天武镖行,管理制度之上,还是参照了军队的管理模式。只不过以前是朝廷发给钱粮,现在他们需要自捞自吃。

    天武镖行也罢,还是刚刚成立的明威镖行也罢,说白了他们就是一种准军事组织。不需要朝廷拨给钱粮,但却能为朝廷做不少的事情,朝廷要做的,只是不动声色的将他们牢牢地掌控住便够了。

    当护卫也罢,还是替朝廷剿匪也罢,终不过是拘束他们的一种手段罢了。

    在秦风的想法之中,终有一日,这些人还是会被一纸诏命,重新召回军队的。

    “天武镖行也好,还是这个刚刚成立的明威镖行也好,朝廷不能放松了监管,但也不能露了痕迹,要让他们的民间组织的这层皮更显眼一些。”秦风敲着桌子,看着刑部尚书唐忠,道。

    “陛下,老臣明白。”唐忠点头称是,能在刑部当上老大,自然是见惯了很多阴暗事物的,很多事情,朝廷是不方便去做的,但交给这样的一些组织便能又快又好的将事情办了。说句大白话,一旦什么时候惹了众怒,也可以毫无负担的抛一些人出去顶罪却不会伤到朝廷的体面。

    “在新占领区内剿匪,是一个长期的活儿,不可能一时三刻便办完了。秦人悍勇,民风彪悍,想要他们适应我大明的律例,需要一个过程。这几仗打下来,无数的散兵游勇藏于深山大泽,又或者匿于民间,这些家伙有人有武器,自然而然的便会生乱。虽然政事堂有把握在接下来的几年之中,让新占领区内的经济民生迅速恢复发展,但总归是有些人想要不劳而获的,所以剿匪,缉盗一刻也不能放松。”秦风道:“更何况,秦国境内,原本就有不少大匪悍盗,随着秦军大败,我朝又一时顾不上他们,他们必然会借机生乱。”

    “是的,陛下。两家镖行现在已经各集结了上千人,人数虽然说不上太多,但对付这些盗匪却是绰绰有余了。”唐忠道。“昨日天武镖行的总负责人求见老臣,说到他们手里的兵器大多破旧,想要更换一批,臣却不敢贸然答应。”

    “给他们,不仅是天武,明威也一样处理。不过不是白给他们,而是让他们且钱买。”秦风道:“前几天苍狼营不是刚换装么,他们淘汰下来的那一批装备,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比他们现在手里拿着的东西强。”

    “是,臣下去之后便与章兵部去接洽。”唐忠脸上露出了一些微笑,兵部淘汰下来的货,自己去弄过来,回头卖给这些镖师,转手便能赚一大笔,刑部有些紧张的费用,立时便又有了着落。

    “剿匪的同时,也不要忘了还有其它更重的事情。”秦风笑咪咪地看着唐忠,“这一年来,听说楚国也不大太平,盗匪横生,天武明威,也可以去楚国开辟一些新市场嘛。去帮帮焦头乱额的楚国地方官们,说不定他们还会感恩戴德呢!”

    唐忠眼睛眨了几下,顷刻之间便明白,陛下这是要向楚国渗透武装力量了,这样的事情交到刑部手里,自然是要好好的经营一番,现在刑部在六部之中敬陪末座,这样的大好机会,可千万得把握住了,一旦做好了,便可以极大的提高刑部在六部之中的分量。

    当然这种事情,光靠一个刑部是必然做不成的,鹰巢是绕不过去的,便是户部下头的商务署也须要着意拉拢,现在在楚国,商业署的势力最大,他们的触角也渗透到了楚国的方方面面,有他们相助,事情便要容易得多。

    想到这里,唐忠心中不免乐开了花,要是刑部手中能够直接掌握着一股武装力量,那在陛下心中,自然是大大的不同了。至少可以先将礼部摁到自己下头去。

    “陛下如果没有别的吩咐,老臣便告退了。”唐忠恭恭敬敬地道,先前他觉得自己一直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做,可现在一看,似乎大有可为啊,这些事情真要铺开来,只怕自己要忙得没白天黑夜了。

    不管是缉盗还是向楚国渗透,这都是关乎着大明接下来大政方针的大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