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越京留守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十一月上旬,结束休整的大明军队再次启程,这一次却是直捣黄龙,秦国的都城雍都将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地。

    十月底,败退回到雍都的秦皇马越再一次遭到当头一棒。大秦重臣,大将军卞无双率青河郡五万精锐,三十万百姓突然宣布归附楚国,数十万人穿越落英山脉,直入楚地安阳郡。楚国皇帝闵若英出上京城百里,用盛大的仪式欢迎了上京谒见的卞无双。

    消息传出,举世哗然,这一件事极其机密,除开世上廖廖无几的人知晓之外,其余之人尽皆被蒙在鼓里,直到事情彻底被揭穿才为世人所知。楚国人是欢喜不尽,在楚国国势颓丧之机,突然又这样重量级的人物来归附,自然是大振士气民心。而齐国上下却是震惊之余又狂怒无比。卞无双率五万精锐附楚,这支军马必然会被用来对付齐国,将为齐国增添无数的麻烦,齐皇曹天成勃然大怒之下,首当其冲承接其怒火的却是负责情报工作的曹辉,曹辉被降三级留用,这位齐国天子宠臣,一时之间灰头土脸、

    而明人,则是在哗然之余,一面窍喜秦皇再失臂助,青河郡等秦国治下等于不战而下,一方面却又派出人去向楚人抗议,楚国自然是尽力推娓,双方在上京城内唇枪舌战的扯起了皮,却又都无意撕破脸皮,最终只能是不了了之。

    受创最深的秦国遭此大变,上上下下却是都已经明白,亡国之祸,已经迫在眉睫,秦皇马越之令,自此不出雍都。绝大部分地区的官员,都在静静的准备着一件事,准备迎接明国前来接收。

    明军以陈志华为大将军,以何卫平,陆大远为副将,集结了巨木营,宝清营,羽林营,虎贲营,追风营,虎牢新军六个战营,陆大远麾下两个战营为第一批部队,大规模向着雍都进击,所过之处,秦军治下州郡望风而降,十一月底,赶在第一场大雪之前,大军抵达了雍都之外,扎下了营盘。

    除了第一批先锋部队之外,明军又以苍狼营驻扎临安,威慑周边地区,以矿工营驻扎虎牢,而青州军整编过来的六个战营,除开卢毅率两个战营进入横断山区之外防守秦军之外,其余四个战营也在虎牢城外扎下营盘。

    这些部队,明眼人一看便知他们将是第二批准备开拔前往雍都的部队了。凛冬将至,明军也不愿意将大部队全部投送到雍都城外,毕竟大军驻扎于外,朝廷要承担的各项军费开支所耗巨大,既然今冬不会开战,便将他们留驻在虎牢,能节省几个便节省几个。

    而在明军新占领区内,轰轰烈烈的剿匪也终于开始,明军没有出动一支正规部队,接下剿匪任务的两家镖行,随同明朝派出去的官吏进入辖区,稍事休整便展开了大规模的剿匪活动。

    不管是天武镖行和明威镖行,其中九成镖师都是退役军人组成,他们在剿匪行动中也如军队无异,但行事却又比军队更加灵活机动,刚刚进入十一月,像新桐这样的重要郡治之内,所有的匪患便已经被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打了个干干净净,捉到的匪徒,无一例外的都被送进了新桐的矿区,开始了他们的劳教生涯。

    一切都在有序的向前推进,对于秦风而言,秦国基本上已经被他吃进了肚子里,差不多已经算是落袋为安了,剩下最后一个雍都孤城,只余下最后的给他致命一击。

    从六年之前推满越国,建立大明,完成了最重要的第一步之后,现在,他终于走完了第二步,吞并了秦国。这天下,自从大唐亡国之后,一直维持的四国相峙的状态,终于被秦风亲手打翻,四国对峙,就成了三国鼎立。

    齐国国内的改革正在轰轰烈烈的展开,国内阻力不上,哪怕曹天成刮骨疗伤,借着安如海和江涛两人手中的刀子,狠狠地将旧势力扫了一遍,但对于庞大的齐国来说,必然还是不足以撼动大局,曹天成从这些地方打开缺口,开始他的布局,但国内旧势力的反扑却仍然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对于明国大张旗鼓的吞掉秦国,他也只能表示了有限的关心,郭显成在横断山脉浅尝辙止便是因为如此,在与楚国依旧互相对峙的情况之下,齐人并不想在这个关头介入到与明国的争斗中去。曹天成倒不是怕了秦风,而是不想自己在国内的动作因此而被打断,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竟是强力压下了国内要求大肆出兵干涉明秦之战的声音。

    对于曹天成而言,现在最为关键的就是将国内的事情做好,然后任借着齐国本身的实力,就足以傲视天下。内政不宁,何以逐鹿天下!

    楚国现在在痛苦的煎熬之中,与齐国之战大败的余痛尚未散去,如今也只能龟缩一角舔食伤口,在荆湖防线顶住了齐人的大举进犯之后,抓紧时间来恢复国计民生,但因为明国明面上的强力介入以及暗中的小动作不断,楚国国内矛盾重重,举步维艰。

    在秦风看来,大明需要停下来,好好的歇息一番了,整合整个大明的力量,消化掉占领的秦国领地,彻底的将秦人融合进大明是当务之急,大明建立六年,便是打了六年,现下,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

    一场大雪,一夜之间便将整个越京城染成了白色,金景南出了自家那幢三进的院子,只带了两个护卫,沿着直道一路走向皇城的御史衙门。作为都御史,他的地位与六部尚书持平,而权力却更大,因为都御史御门有着监察天下百官的职责,除开那些监察御史之外,在他麾下,还有另一个强力部门,那就是鹰巢。虽然鹰巢其中一部分是直接向皇帝负责的,但内务司却是向都御史负责的。有了这个部门,金景南几乎对于所有官员都是了如指掌,除了六部主官和政事堂的大佬外,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发起对其它任何一名官员的调查。

    这个位置,权力极大,但却也是坐在火山口上,得罪人无数,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但金景南却不在乎。

    他不好色,虽然正值壮年,但家中却只有一妻一妾,那个妾还是妻子嫁过来的时候带的通房丫环。他不贪财,身为大明有数的高官之一,他的官俸足以让他一家子过上富足的生活,再加上妻子家中殷实,他毫无后顾之忧。

    他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要让大明更加强壮,更加富足。

    他出身贫苦,原本不过是长阳郡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莫洛之乱时,长阳郡大乱,他亦被裹协而成了乱军,最后被当时的太平军一举击溃之后俘虏,成了大冶铁矿的一个矿工。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开始崭露头角。

    六年时间,他从一个乱民俘虏,便成长为了大明屈指可数的高官之一,这种升迁速度,可以算得上是千无古人,只怕也是后无来者了。他几乎是亲眼目睹了大明是如何从一片废墟之中成长起来的。

    过往的苦难生活,让他即便现在春风得意也不敢稍有懈怠,他很清楚,千里长堤,毁于蚁穴,他现在身为都御史,要做的,便是将这些蚁穴都统统的挖出来,提前干掉。

    这是他报答对他有知遇之恩的皇帝的方法,也是维护大明帝国的利益的方法。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丝毫不怕得罪任何人。

    这一次皇帝出征,带走了首辅权云,右辅方大治,却偏生留下了他来守护越京城,主持越京城的朝廷日常运转,这里头包含的意思他自然是非常明白的。而他,也丝毫没有让这个机会白白的溜走。

    整顿大明盐务,只不过是其中顺带着的一个动作而已,取谛原有的盐务部门,查抄盐商,剿灭私盐,清理盐户,直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一片怨恨之中,他也是成功地将盐务重新纳回到了正轨。

    成立盐务总署,废除盐引,分区成立盐务司,全国统一价格,一系列动作下来,光是盐务这一项,每年都给朝廷新增数百万两的收入。

    而趁着这一段时间,将御史监察衙门直设到郡县,才是他最得意的动作。这些监察衙门不属地方管理,直属朝廷都御史统辖,这等于在地方官的脑袋之上悬上一柄明晃晃的利剑,这些派到地方上去的监察人员,并不会在一个地方久驻,在金景南的设计之中,在一个地方,最多干上两到三年,就要把他们调往其它的地方。在一个地方久了,不免就与地方势力沆瀣一气,失去了监察本来的作用了。

    皇帝终于回到了越京城,而他也是第一个被召见的。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一系列动作,已经结下了不少的仇敌,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但他却毫不后悔。

    双手负在背后,步履艰定的向前走去,任凭冷风如刀吹割在他的脸上,在他的身后,留下了笔直的一行脚印。

    某金景南,起于微末,哪怕以后没个什么好下场,那自己现在所做的,也足以让自己青史留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