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求援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看着站在面前的陈慈,秦风当真是感慨万分.这是他们离开的第七个年头了,他还记得当年陈慈离开的时候,憔悴不堪,不到五十岁的人,看起来犹似花甲老翁,整个人都萎糜不堪,但七年过去,陈慈重新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却英气勃发,一个统兵大将军应该有的那种气势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看起来他们这些年过得还很是不错.

    “志华和金华如果看到你现在的模样,应当会很开心.”请了陈慈坐下,乐公公又奉上香茗之后,秦风很是感慨地道.”志华现在是大明一方统帅,正在指挥兵围雍都,不能回来见你,我会让人去通知在昭关的金华回来与你相聚.”

    “小儿承陛下照拂,陈慈感激不尽.”陈慈拱手道谢,这一次回来之后,得知两个儿子在大明都是身受重用,大儿子陈志华更是大明三位大将军之一,这番感谢倒的确是真心实意.

    “这倒不必,他们有今日的地位和成就,那都是他们自己的本事.在大明军中,没有本事的人无法立足!”秦风挥挥手,不以为意.

    “天下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也不见得个个都能出人头地.”陈慈笑道:”有本事,还要有机遇,也需有人看重.虽然说是金子总会发光,但一时被埋在土里,浑身裹满泥垢无人拂拭,那又有何用?”

    “说得倒也有道理.”秦风盯着对方,”假如当日陈大将军不曾离去的话,成就必然比志华还要高.”

    “人各有志,不可强求.”陈慈微笑道:”现在慈也过得很开心.”

    其实秦风看着陈慈,心中颇有感触,陈慈看着秦风,又何尝不是万分震惊.孤悬海外,他们对于这片大陆的消息极少,偶尔有消息传来也是大有谬误,直到大明水师的战船护送着商队再一次进入那片海域,踏上马尼拉岛之后,他们才终于得到了准确的消息.

    他们作为失败者离开大陆的时候,秦风还只能算一个造反派,正在想法设法颠覆越国的统治,那时虽然太平军已经大占上风,但他们总以为还会有颇长时间的较量.

    但是,仅仅六七年的时间,秦风就带着他的太平军完成了颠覆越国,重建政权,现在又将昔日实力超过越国不少的秦国掀下马来.

    已经不能用奇迹来形容秦风的成就了.

    当年秦风赴超,跟着他的只有六百余衣裳褴褛的大头兵,七年过后,他已拥有了无比广袤的国土,随时可以征调数十万的大军,便连他建立起来的水师,如今也算是这一片海域中极为强大的一股力量了.

    而他们,走的时候带着的可是全副武装的上千精锐战士,但现在,他们还在一个岛上挣扎,别说大展鸿图,离统一这个岛国,都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当你觉得和另外一个人具有差不多的能力的时候,别人比你强,你会觉得不服气,觉得自己也有能力做到别人做到的那些,只是时运不济而已.但当一个人的才能远胜于你,做出来的成绩让你望尘莫及的时候,你就没有了嫉妒,没有了恼恨,剩下的就只是敬佩,崇拜,从而将这个人当成你一辈子的偶象.

    陈慈大概现在就是这种心态.

    现在的大明,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只能仰视的庞然大物.

    “听宁则远说,洛一水已经突破了最后的障碍,成就宗师了,那可真是要恭喜他了.”秦风微笑着道.

    “今年的事情.无法与陛下相比.”陈慈微微躬身道.

    “你们当初是怎么到马尼拉,又是如何站住脚跟的?能否与说详细说说?”秦风问道.

    “对陛下知然是知无不言.”陈慈道:”当年蒙陛下宽仁,大将军率我等远渡重洋,月余之后,我们在大海之中遭遇了海盗,一场激战下来,我们虽然击败了海盗,但自己也损失很大,特别是船只,受损极重,万幸之下,我们在马尼拉岛的南岸勉强登陆,那时上岸的我们,只余下不到五百名战士.那片地方很荒芜,便是马尼拉察兰王子的封地.”

    “原来如此,后来怎么就投靠了察兰王子呢?”秦风笑问道.

    “察兰王子算不得什么人才,当初我们登陆之后,就与他发生了冲突,不过他这样一个不受马尼拉王重视的家伙,手下自然也没有什么杰出的人才,所以甫一交手,他就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我们虽然只剩下了五百人,但也不是人人都能欺侮的.但我们终究是外来者,既然立了威,自然就不能赶尽杀绝,否则让马尼拉王警觉到了我们的存在,那就糟糕了.所以后来我们略作试探,那个察兰王子便接纳了我们.”

    陈慈笑了笑:”后来就简单了,我们帮着察兰王子在南部站稳脚跟,然后一步一步的发展实力,数年的时间,便让察兰王子将马尼拉兰部经营得铁桶一般,等到马尼拉王尼兰察觉不对的时候,他已经病入膏肓了.他撒手而去,继位的大王子卡努虽然也是一个人才,但却远远没有马尼拉王的威信.我们便怂恿了察兰揭竿而起,来争夺马尼拉王位.”

    “这个察兰应当很蠢!”秦风呵呵一笑.

    “陛下法眼无察,在南部经营六年,我们已经成功地将察兰架空,可以说在马尼拉南部,察兰只是一个招牌,我们随时都可以另外找一个人替代他.但大王子卡努却精明多了,于我们而言,一个愚蠢的王和一个精明的王,自然不难于作出选择.两年大战,我们占据了马尼拉三分之二的土地.”

    “但你们现在遇到了无法克服的困难!”秦风截断了陈慈的话,直截了当的道.

    陈慈略显尴尬,沉吟了半晌,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是的,卡努虽然被我们压迫到了东西部,但马尼拉的精华,却都集中于此地.重要的港口,贸易中心都在这里.而且尼兰虽然死了,但他在这一片海域的影响力却仍然存在,所以其它诸多岛国,还是支持卡努的,他们已经准备组织联军,来帮助卡努对付我们了.如果联军成形,我们的前景恐怕就不妙了.”

    “形式严重到什么地步了呢?”秦风若有所思地问道.

    “据我们的探子回报,他们大概会组建一支五千人左右的陆军,这我们倒还不是太在乎,毕竟人们也有这么多的部队,而且战斗力要比他们强,但问题在于,这些岛国虽然都不大,但都有一支不错的水师,这些水师可以直捣我们的南部老巢,我们却没有相应的对抗措施,马尼拉的港口,都集中在东西部,我们无法发展我们的水师,而且我们现在所占有的土地也贫脊了一些,无法在财力之上与他们对抗.”

    “宁则远的到来,让你们知晓了我们现在的状况,所以你们就想得到我们的支援!”秦风笑着道.”宁则远怎么会跑到你们那边去了?”

    “宁大人是一个不错的商人,因为现在马尼拉战乱,所有的海贸商品价格不免跌得厉害,但战乱之地,却有一样东西会涨价.”陈慈道.

    “武器!”秦风接口道.

    “是的,宁大人运了大批的武器,派人联系到了我们,我们付出了大价钱,得到了这批武器,但比这批武器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大明的建立,也知道了陛下的威势,洛将军认为,大明皇帝陛下,一定会帮助我们这些海外游子的.”

    “海外游子!”听到这几个字,秦风不由失笑.

    “陈将军,你到大明已经有些天了,想来也知道我大明现在的实际状况,你觉得这个时候,我大明有能力对外发动战争吗?大明立国六年,每一年都在战斗,即便是现在,秦国也还有一块最硬的石头没有啃下来,而且,我最大的敌人正在养精蓄锐,我根本不可能分心去你们哪里.”

    “陛下,海外虽说是蛮夷之地,但广阔丰饶,不输大陆,而遥远的西部,更有富庶之地.”陈慈道.

    “我知道!”秦风冷然道:”这天下之大,不知凡凡,我大明没有那个心思,也没有那个能力都去征服,即便是你们现在的那个地方,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可以做生意的地方而已.”

    “陛下,马尼拉地位之重要,相信宁则远一定向您禀报过,控制了马尼拉,便等于控制了东西方交流的命门,卡努之所以现在能说动那么多的岛国帮助他们,无非就是因为他控制着东西部的港口,因为马尼拉的战火,已经让这些岛国的收益大大减少,所以他们需要迅速平息掉马尼拉的纷乱,从而使这条商道恢复繁荣.所以,并不需要陛下大规模的介入,我们需要的只是拿下这些重要港口,到时候,那些岛国,只怕就要转头帮助我们了.”陈慈看着秦风,”而且陛下如果能帮助我们成功,用不了多少年,我们就可以取察兰而代之,到时候,马尼拉愿意为大明蕃属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