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海外基地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有没有搞头?”秦风点着地图之上的马尼拉,问着侍立在一边之上的宁则远.

    打发走了陈慈之后,秦风再一次召来了宁则远.

    “很有搞头!”宁则远.

    “那里的情况很复杂.”秦风皱着眉头,”容易引火烧身,陷入泥潭.而我们现在只是将那里做为一个挣钱的地方,至少十年之内,我们的主要目标还是在大陆之上,兴许还要更长一些.不可能分心去经营这里.”

    “陛下,正因为这里过于复杂,我们才能够以最小的力量来拨动这里的形式,从而能够在这里占据主动力量.”宁则远显然更熟悉那一片海域的为数众多的岛国之间的形式,以前觉得无处下嘴,一旦对某一个动手,极易引起公愤,从而遭到围殴,现在却有了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介入其中,这让他兴奋得很,脸色都显得有些不正常的潮红起来.

    “马尼拉占据咽喉要地,扼住了东西方海贸的要道,他是这一片海域最为富庶的国家,也是最为强大的一个国家,老尼兰是一个英雄人物,他有能力将这一片海域的所有岛国拧成一股绳,但他的儿子们不行,这一片岛国的其它国王也不行,这一片海域,从老尼兰死的那一刻,便已经进入了一个群雄争霸的时代,只不过老尼兰的余威犹在,所以只是暗潮汹涌而已,察兰的反叛则是彻底的撕开了最后的那一层遮羞布,现在很多势力都在打这里的主意,包括更遥远的西方国家.”宁则远道.

    “所以说,现在那里很乱.”秦风摸着下巴道.

    “相当的乱.而他的乱,对我们却是有利的.”宁则远笑道,”只要陛下下领,臣便能率舰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马尼拉的重要港口,有洛一水,陈慈等人响应,兴许要不了三个月,便能将马尼拉变成大明的一个海外郡治.”

    “洛一水说,他们可以成为大明的一个蕃属国!”秦风笑着对宁则远道.

    宁则远一楞,”他们居然想着要自立?没有大明的帮助,只怕他们在哪里站不住脚跟,虽然现在看起来他们占着优势,但他们没有一股作气拿下东西部的港口,马尼拉的命脉就还握在卡努的手中,时间一长,他们就会支撑不住了.”

    “所以便来我大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秦风咭咭的笑了起来,”这一路过来,想必陈慈已经看到了我们大明水师的实力了吧?”

    宁则远有些惭愧.”他是陈志华大将军的父亲,我便将他当成了自己人,当真没怎么防着他,不管是葫芦岛还是宝清的太平船厂,他都去过,我们的水师的实力,他现在一清二楚.不过他不知道我们的水师还配有陆战队.”

    “既然你有有搞头,那我们就搞一搞.”秦风在屋里来回转了几圈,看着宁则远:”但这事儿,就不过政事堂了,你海事署独自去办.我的要求是,以最快的速度一击致命,在那些国家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击败卡努,然后与洛一水两面夹击,彻底拿下马尼拉.”

    “可是陛下,洛一水他们不愿归顺我大明!”宁则远却有些不乐意了,”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帮助他们?”

    “洛一水如果愿意归顺于我,多年之前,他就不会带着陈慈他们离开了,他情愿亡命大海也不愿屈居与我之下,所以这话就不必提了.现在我们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经营马尼拉,那么让马尼拉有一个亲善我大明的政权也是不错的.”

    “仅仅如此?”宁则远有些诧异.

    “当然不是.接下来你与陈慈的讨价还价,我需要在马尼拉拥有一个军港.这是我们的最低条件,我们需要这个军港来保证我们大明的商人能够在这片海域安全的进行交易.”

    宁则远眼睛微缩:”陛下准备大开海贸?”

    秦风微笑:”不错.大明的商人现在有一部分已经相当有钱了,我们再给他们找另外一条财路.”

    “那海事署将失去这一门垄断性的生意!”宁则远有些不乐意,”现在朝廷不给海事署拨钱,海事署的所有花销,都依靠垄断海贸交易得来.”

    “大量的商人加入,会使货品更加多样花,也会使货物的出口量大增,我们可以收税,而这些税由你们海事署来收,所得税款仍然归你们海事署支配.明商想要出海,就必须要有海船,那么我们的两个船厂,便会有更多的海船订单,光让他们造战舰太浪费了,现在我们的水兵,不是已经跟不上水兵训练的速度了吗?”

    宁则远微微点了点头.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十二艘太平级战舰,在这一片海域已经基本无敌了,以后每年只需要增加三到四艘就可以了.这样你便可以省下大量造舰的钱来用来培训更多的水兵和陆战队,而民用商船也可以替我们免费培训水兵,到时候需要的话,一纸征召令便可以将这些人纳入管辖之下.更重要的是,商人的能量是无穷的,逐利的本性,会让他们在踏足了这片海域之后,会接着向更远的地方挺进.他们是我们最好的探路者.”

    “西方有很强大的力量.”宁则远脸色微变.

    “正因为如此,我们要未雨绸谬,我们对那边一无所知.而你以前跟我讲过,他们曾有一次组建了上百艘战舰来袭的经过,他们失败而归,多年来曾再来,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他们的实力如何.不过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事先探得他们的虚实,会让我们知己知彼.而商船的出现,总比兵舰的出现更加温和一点.马尼拉会有往西方的航道,商人和联系他们的门路.”

    “陛下,臣明白了.”宁则远用力的点了点头:”帮助洛一水他们拿下马尼拉,不管他们以后对大明是什么态度,我们需要稳稳的守住那一个军港,然后以这个军港为基础,在这片海域之中发展我们的势力,这些,光靠军队显然是不行的,所以,更多的大明商人踏上这片土地,会让我们有更多的人手,能拢络到更多的势力为我们所用,军港可以彰显我们的军事实力,商人会让他们看到我们的经济实力,双管齐下.将这片海域打造成我大明海域的第一道屏障和防守链,然后以此为基础,有条不紊的向西方推进.等到陛下一统天下之后,我们便有了精力,大举西进,将我们大明的旗帜插遍太阳能够照得到的地方.”

    秦风大笑:”这个,我可真没有想过.这天下很大,即便大明再强大,也不可能全部征服,而且,那么远的地方,即便征服了,又怎么管理得过来?这片大陆不一样,因为千年以前,这片大陆本来就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同文同种,所以分久必合,有天下一统的基础,而海外嘛,那就不一样了.”

    “陛下难道没有做天下共王的洪愿吗?”宁则远睁大了眼睛.

    “做天下共王,并不见得就必须要用刀剑去征服.”秦风拍拍宁则远的肩膀,”有时候,还可以有金钱,有时候,可以用文化.千年之前,大唐舰队纵横四海,打下了无数的领土,大唐旗帜所至,鬼神辟易,但千年之后呢,我们这片大陆上的九成的人,连海外到底有些什么,都完全不知道了.所以用刀剑打下来的东西,并不见得就能长远.这个问题,你可以好好的想一想.武力,可以是一种威慑.有时候不用出来,反而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宁则远沉默,这个题目太大,他估计自己一时之间很难把这里面的关节想通.

    看到宁则远的模样,秦风又笑了起来:”现在我们君臣两个在这里异想天开着这样的事情,要是让曹天成知道了,一定会把嘴巴笑歪,那对我们还是很遥远的事情,不一统天下,我们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经管更远处的事情,现在去马尼拉插一手,也不过是让我们能从哪里赚到更多的钱而已,为了将来做一点小小的布置.如果我们赢了,这就是运筹帷幄,如果我们输了,哈哈,那又有什么用?”

    “我们当然会赢!”宁则远用力的挥了挥拳头,”臣这便去与陈慈好好的扯皮,他两个儿子都在我们大明麾下担当要职,想来也对我们大明也应当很亲近.”

    “别把两者混为一谈!”秦风摇头:”陈慈这个人,不仅是一个将军,也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更是一个极其狡滑的人,要不然,当年他能在越国哄骗了越皇那么多年?亲情是亲情,政治是政治,难道我们还会因为他态度强硬就对陈志华陈金华兄弟不利吗?”

    “那当然不会!”宁则远讷讷地道.”也不能.”

    “所以与陈慈这样的人谈判,用不着谈什么亲情,只需要直白跟他讲利益,讲我们付出什么,我们需要得到什么就行了.而亲情,友情,只适合在谈判成功的庆祝宴会之上谈谈而已.”

    “是,陛下这么说,臣心里已是有了计较,现在我们掌握着主动,自然可以狮子大开口,然后等着他慢慢的就地还钱.不知陛下看中的是那个地方?”

    秦风笑着指了指地图之上的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