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新作物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大司农曹先建是前越时期的官员,作为大越时期为数不多的技术官员,他在越国崩塌之后被留任.前朝留下来继续在新朝任职的官员有很多,但在朝堂之上混得还算得意的却没有几个,苏开荣首屈一指,再往下数,就算是他了.至于地方郡守,那就另当别论了.

    曹先建现在过得还算快活,在前越,他这是一个冷门衙门,一年上头,经费是没有几个的,但要背的黑锅不少,一旦有什么歉收啊,洪灾旱灾减产什么的,这大帽子自然就会甩到他的脑壳之上.

    好在就算在那个时候,不管是皇帝也好,还是朝臣也好,对这个老老实实背锅,不争不抢的大司农还算映象不错,背锅背得极好,所以也就一直当了下来.

    太平军迅速破了越京城,越京城中的官员们基本上没有一个跑脱,在一番清洗之后,被留下来的大司农曹先建又当上了大明的官儿,心中虽然忐忑,但慢慢的却发现,他这个衙门似乎又点热起来的征兆.

    首先就是钱多了起来,在每年的预算之上,他一般是不敢开口争的,但拨给他的经费却着实不少,当然,政事堂给他的这些钱也不是让白给的,条件就是要让他研究出产量更高的农作物来.为此,还专门在越京城外给他拨了一大片土地.

    在大明当官没多长时间,曹先建就发现,与前朝大不同的就是大明官员的作风.他们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效率.不管做什么事,那就是言必行,行必果.

    这让他更是忧心忡忡,他当了多年的大司农,对于农作物还是颇有研究的,但说要弄出产量更高的农作物,这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办到.

    培育出更好的种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但他是不敢反驳的,以前他就是一个受气包,现在他也默默的做好了再次背锅的准备.不过拿了钱,自然还是要认认真真的做事的.

    召集了麾下的一些农官,又从民间找来了一些极有经验的农夫,兢兢业业的干了起来,大明绝大部分的土地都是种麦子,高梁,粟等为主要的粮食作物.先派出人手去各地收集各种各样的这些种子,然后小心翼翼的种下去.

    每一年在收获的时候,曹新建都会盯在田头,让人挑选出最好的种子,第二年种植的时候,便将这些种子种下去,然后周而复始.他甚至将不同地区的这些作物交叉授粉,希望能够有意外的收获.

    连续数年,他只拿钱,却没有成果,本来惴惴不安的他,却并没有等来猜想中的训斥或者黑锅,每年钱照给,而且随着国家的财政越来越好,他这个大司农衙门拿得钱也越来越多.

    这让他倒是先不好意思起来.干起活儿来,倒是更有干劲了.大司农麾下,官儿不多,更多的都是从各地举荐而来的老农,曹先建手里钱多了,这些人自然就能拿到更多的薪饷,干活儿自然也就更有劲.

    比起曹新建来,这些来自各地的老农更加的纯朴一些,虽然大司农衙门给他们准备了还算不错的房子,但这些人,却宁愿搭着窝棚住在这些实验田边上,倒是像照顾儿女一样在照顾这些作物.

    好在第四年之上,大司农衙门培育出来的种子,在越京城下辖的一个县试种获得了成果,亩产量比过去上浮了两成.原本一亩地产四百斤的土地,在第四年,赫然收了五百斤.

    虽然每亩只多了一百斤,但如果将种子推广到全国的话,那每年多收的庄稼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

    消息传来,曹先建喜出望外的同时,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白花钱,连续三年光投入没产出,大司农衙门已经压力很大了.

    而更让曹先建没有想到的是,皇帝单独召见了他.

    这是大明建国之后,皇帝第一次单独召见他.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召见之后,皇帝还请他吃了饭,不仅是他,还有他麾下的农官以及那几十个从各地来的老农,皇后,政事堂首辅都出席作陪.

    巨大的荣誉让曹先建一直都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之中,直到回到家里,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最后留在脑子里的只剩下四个字.

    那是皇帝说的.

    “再接再励.”

    因为有了成果,所以大司农曹先建从那以后在朝议之上腰杆子便硬了许多,而拨给他的款项也愈发的多了起来,有了这几年培育种子的经验,众人是干得更起劲了.这两年,又推出了好几种作物的新种子.

    而今天,是皇帝第二次单独召见他.

    大司农可不是六部九卿这种显贵,但这一次陛下从虎牢回来之后,却将召见他排在了极前面,这让曹先建觉得压力很大.这两年虽然也推出了新种子,但效果却并不明显.是不是陛下不满意了呢?

    “曹大人今年六十开外了吧?”秦风很随和地问道,这位大司农干得还是很不错的.现在大明的粮食产量较之前几年有了明显的提高,眼前这位功不可没.而这个人干活勤恳,人又低调,很合秦风的胃口.

    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开场白,曹先建有些愕然,又有些尴尬.

    “回陛下,臣今年五十有二!”

    “啊!”这一下秦风就很尴尬了,看着这曹先建的模样,怎么也有六七十岁的模样,竟然还只有五十出头,想了想终于明白过来,眼前这位可是大司农,虽然他算得上是大明的高官了,但这位高官,却经常泡在田间地头,行走在乡野之间,风吹日晒的,外表比实际年龄就显得大了不少.

    “曹大人真是辛苦了.事情是要做的,但还是要保重身体,你可是我大明的宝贝呢!”

    听到皇帝这么说,曹先建鼻子不由一阵发酸,两眼都有些模糊起来,双腿一软,已是又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臣得陛下看重,托以重任,自当竭尽全力,虽九死而不悔.”

    没想到一句话让这位老臣反应如此之大,秦风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赶紧示意乐公公去将人扶起来.

    “农为国之根本,俗话说得好,家里有粮,心里不慌啊.大司农这几年,所立下的功勋,可不必那些沙场纵横的将士们小.但还是要多保重身体,有张有弛,才是应有之道嘛!朕还指望着你为我们大明培育出更好的作物来呢!”

    “臣惭愧,这两年一无所成.”曹先建的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

    “不不不,朕很清楚,培育一种更好的作物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急不得,听说大司农现在正在想方设法收集齐楚之地的种子?”

    “是,臣想着,有更多不同的种子,便有更多不同的选择,或许能培育出产量更高的作物来.”曹先建道.

    “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秦风微笑,”这事儿,可以让商务署帮你想想办法,他们麾下的商队行走各地,顺带着帮你带一些种子回来,也不费事.”

    “多谢陛下.”

    “嗯,今天找你来呢,是另外一件事!”秦风看了乐公公一眼,乐公公立即便将好几个瓷罐,还有几个坛子拿了出来,一一摆在了曹先建的面前.

    “陛下,这是?”看了一眼面前的瓷罐,曹先建问道.

    “这是海事署从海外带回来的一些种子,有几种,朕觉得关乎国计民生,所以找你来看一看.”秦风笑道.

    曹先建一听此言,立刻便打开了罐子,小心翼翼的挨个倒了一些出来,仔细辩识一番,脸上却露出茫然的神色,一样都不认得啊!

    秦风走了过来,指着排在第一位的瓷罐,道:”这一种,是棉花的种子.朕最看重的就是这一样.乐公公,将宁则远带回来的棉花和棉衣拿上来.”

    一团软绵绵的白色微泛黄的东西,被送到了曹先建的手中,在手中轻轻一捻,曹先建脸上立刻便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在摸了摸那件棉衣,脸上的异色就更浓了.

    “陛下,这是御寒之物,比我们现在的丝絮填充的棉衣,肯定要保暖得多.”

    “就是如此.”秦风道:”这玩意儿如果能在我大明境内广泛栽种,那对于大明百姓来说,可就是大大的福音了.这东西,宁则远也问过,喜光,有一定的耐旱能力,最怕的就是阴雨潮实.你拿回去育种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一点.”

    “臣记得了.”曹先建小心翼翼的将种子收集起来.

    秦风又走到几个坛子面前,从里面掏出一样东西,在手里掂了掂,”这样东西,被称作番薯,对土地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听说种在哪里都能长,而且产量极高,我们大明现在绝大部分地方是不缺粮了,但不见得未来不缺,至少,我们刚刚打下的秦国土地,那里就很缺粮,这玩意儿种出来,一来可以作为辅粮,二来就算是人不吃,还可以喂牲畜嘛!这个难度应当不大.”

    随着秦风一个个的给曹先建介绍,什么甜菜种子啦,卷心菜种子啦,辣椒种子啦等等,零零总总十好几样,就都是一些疏菜了,皇帝的重视程度就大大降低了.能弄出来更好,弄不出来,似乎皇帝也不太在意.

    一下子便多出了十几种新作物,让曹先建觉得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一些,特别是前几种,想要反一个新作物的习性摸熟,接下来一两年,大司农衙门恐怕是有的忙了.

    不过对于大司农衙门来说,越忙才越好啊,现在的曹先建也有一点小小的野心了,要是他能源源不断的培养出好的种子,弄出新的作物,那大司农衙门在朝廷中的份量,可就越来越重了.

    自己,也可以挺胸凹肚上朝下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