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最后的疯狂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廖静率军入城了。但正如何卫平所判断的一般无二,廖静在右大营的职位不高,一个领兵校尉而已,在这样群龙无首的情况之下,想要压服众人或者说服众人,份量显然不够。最终跟着廖静入城的军队,只有不到五千人,还不到右大营的一半。

    戴叔伦与邓姝在虎牢边军之中,缺乏高级将领支持的恶果,由此终于显现。这也是最初一开始在设计的时候,他们就准备将虎牢边军的所有高级将领一网打尽的初衷所在。如果一切顺利,成功夺得虎牢军权的话,那他们手中的棋子,自然可以顺利上位,掌控这支军队,但现在却是诸事不顺了。

    但廖静率五千军马入城,加入对东城的攻击,还是让秦军士气大涨,戴叔伦也终于松下一口气来,生力军的加入,使得前方的进攻更加犀利,在五更时分,终于将所有的敌人都压迫到了东城城墙之上。

    胜利可期了。

    源源不断的重型攻击利器,从虎牢武库之中被运到东城之下,林立的投石机,弩炮,强弩,让城墙之上的何部看得头皮发麻,所有人都明白,下一次敌人再发起进攻的时候,就是生死立判了。

    他们虽然居高临下,但城墙并不是他们所独拥有,他们所占据的只是东城这一部分而已,而此刻,来自城墙之上南北两个方向的敌人,正在向他们发动猛烈的攻击。

    而他们,此刻已经没有能够压制对方的远程武器了。其实就算有几个,也毫不济事,虎牢武库的储存,远非他们城墙之上的这些玩意儿能比的。

    不安的士兵们看着城楼之上神色平常的何卫平,有些惶然的心思又得到了些许安慰,将军毫无所惧,自然是有所恃。

    将是兵胆,上头不慌,下面的人,便多多少少有些底气。

    何卫平当然有底气,此刻的他正抬头看着天色,一丝鱼肚白已经天边显现。低下头来,看着远处敌人,冷笑道:“戴叔伦,邓姝,该结束了。”

    “该结束了!”戴叔伦此刻也正志得意满,虽然左大营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但右营五千人马的加入,已经足以让他攻克东城,这就够了,只要完整的掌握了虎牢城,一切便都会好起来。“大小姐,可以发起最后的攻击了。”

    邓姝一直苍白的脸色,此时终于有了一丝红晕,微微点了点头。

    “各部听令!”戴叔伦转过身来,大声道,屋子里,所有将领霍然起立。

    砰的一声,大门却在这个时候被猛地推开了,易礼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左营的兵马来了。”他大声喊道。

    戴叔伦微一皱眉,旋即又是喜上眉梢:“杨亚雄这个混帐,忙活了一夜才把左营兵马带过来,真是无用。”

    屋里所有将领都是会心的一笑,此刻,已经是拿功劳的时候了,不得不说,杨亚雄还真是来得巧,居然赶上了最后一波总攻。有了左大营,这一仗可是毫无悬念可言了。

    “不不不!”易礼却是脸色苍白,看着戴叔伦,“不是杨亚雄,左营兵马向我们发起了进攻,负责从武库运送器械的兵马首先遭到了攻击,逃回来的士兵说,左大营打着的旗帜是陈,那是陈绍威。”

    屋内立时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当中,陈绍威,那个在大将军府中的杀戮里,唯一逃跑了的高级将领,这个唯一的漏洞现在终于变成了所有人的噩梦。

    戴叔伦脸上的血色刷的褪尽。

    “黎中发,你马上去求见陈绍威,就说我戴叔伦想见他一见。”他迅速做出了决断,如果能在这个关口说服陈绍威,或者还能够挽危局于千钧一发。

    “还有我!”邓姝也站了起来。

    “明白!”黎中发点了点头,转头便跑了出去。

    “戴大人,进攻还按时发动吗?”常柄荣问道。

    戴叔伦摇了摇头,如果就在全军向前发起突击的时候,陈绍威所部在后方发起进攻,则全军崩溃是必然的事情。

    “各位先回军中去,约束各部,更重要的是,不要泄漏左大营的事情,就说他们是我们的后援,此时,士气易鼓不易泄。”

    “明白,大人!”

    天色渐明,曙光自窗户之中泄漏了进来,戴叔伦缓缓走到窗边,清新的空气一下子涌入了进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邓姝。

    “大小姐,如果陈绍威根本就不同意与我们见面的话,那您就必须得走了。”

    邓姝脸上一阵茫然,“走?去哪里?”

    “去青州,去卢一定哪里。”

    “没有虎牢军队作为支撑,卢一定那个墙头草又哪里靠得住?”邓姝摇头道。“倒不如在这虎牢作殊死一搏。”

    “不,做大事或者靠不住,但大小姐如果到了他哪里,至少能保住性命。卢一定那种性子,我敢肯定他不会伤害大小姐或者把大小姐交出去,他最有可能的就是为大小姐安排一条隐密的渠道离开。”戴叔伦道。

    “就这样苟活着?那还不如死了好!”邓姝苦笑:“虎牢之事一旦传出去,雍都的爷爷,还有邓氏的那些族人,必然不能幸存,皇帝肯定会杀了他们的,邓氏独存我一人孤苦零丁,却又无能报仇,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大小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人死了,可就什么也没有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戴叔伦劝道:“明国的皇帝秦风,当初又有什么?还不是赤手空拳打下了一片天地。”

    “我必竟只是一个女人。”邓姝低声道。

    房门轻响,黎中发面色难看的走了进来,一看他的脸色,戴叔伦就已经知道了结果,本来他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现在,这最后的希望也终于破灭了。

    “黎中发,你带一队精悍人马,护送小姐突围,往南城走。王危,小姐的安危就交给你了,我在青州还留了一些人手,卢一定军中也有我们的人,到了那里,你先联络上他们。”戴叔伦不再征求邓姝的意见,而是直接吩咐道。

    “大小姐,一旦到了青州,不要试图劝说卢一定什么,虎牢一失,此人必然会投明人,只需要他能安排大小姐安全离开就好了。走,马上走。”

    邓姝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王危与黎中发两人立时一左一右地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小姐,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陈绍威正在展开兵马,如果让他封死我们的后路,到时候想走都走不成了。”

    “戴叔!”被夹着离开的邓姝,转头看着戴叔伦。

    戴叔伦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不准备再离开了。虎牢一败,什么东山再起之类的想法,已经不存于他的脑海之中,拿来骗骗邓姝罢了,但只要邓姝能活着离开,也算是为老邓家留下了一丝血脉,他亦无悔于邓洪,邓方父子的一生厚待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没有什么可怨尤的。

    天色大亮,一轮朝阳从远处山顶跃上了天空,东城墙之上,何卫平部突然发出了震天的欢呼之声。片刻之后,紧闭着的东城门打开,一支人马源源不绝的从大开的城门之中进入到了虎牢关城,飘扬着的大旗昭示着这支人马的身份。

    陆字大旗!

    自开平郡一路急行而来的陆大远部,终于在天亮时分,赶到了虎牢,自何卫平部控制的东门,轻松地进入到了虎牢城中。

    他们仍然打着的是大秦的旗帜,但他们现在却已经是大明的军队了。

    虎牢叛乱的士卒,此时已经陷入到了铁桶一般的包围之中,前方,何卫平得到了陆大远的强力增援,而后方,是陈绍威的左大营万余人马。他们被团团包围在了方圆不足一里的狭窄的区域之内。

    所有的叛乱军官们都知道,他们的末日已到。

    “传令全军,向陈绍威部发动自由攻击。”戴叔伦面无表情地下达着最后的命令,不需要什么有组织的进攻,也不需要什么战略战术了,他最后的任务,就是在城内制造一场绝大的混乱,能够掩护黎中发和王危带着邓姝逃出城去。

    “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能突围就突围,突围不了就多拉几个垫背的吧,他们不会饶了你们的。”看了一屋子目瞪口呆的领军校尉们,戴叔伦呵呵一笑,从案几之上拿起了他很少用过的佩刀,他一向是用脑子而不是动刀子,但到了今天,也终于是黔驴技穷了。他自认为这一次的谋划,算得上是天衣无缝的,但却在最后处处失去了先机,像他这样的人,最痛苦的不是失败,而是失败之后,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失败。

    他当然永远也不会知道,明人那边有一个已经谋划展开了数年之久的神鹰计划,而他们的神鹰如今已经在齐国崭露头角,他一头撞到了神鹰面前,然后所有的谋略,便都袒露在了明人的面前。

    一个阴谋者,一旦拿起了刀子拼命,那就已经失败了。

    而此时,做为挫败戴叔伦邓姝阴谋的最大功臣拓拔燕,却与齐军统帅郭显成一起,正在打量着前方秦人的关卡。

    动还是要动一下的。这便是郭显成的想法,就算不能取了虎牢,但能将横断山区大齐防线再向前推一推也是一个收获。